阅读随笔:黄金时代

王二和陈清扬在旱季的风里敦伦,他说,人活着总需要做几件事来证明自己活着,而敦伦这件事无疑是很有意义的。至少敦伦是两个人的事情,一个人只能撸管,也就没人能证明你的存在了。

我曾说过梦和记忆是没有本质差别的,唯一的差别是是记忆有不基于个人的成分。例如我曾在500米高的桃树上仰望秋天的一轮冷月,桃花飘飘,因为没有人和我一起跨在树丫上,因此那只能归结成一个梦。如果那一天有一个女人跟我讲那晚的月色真美,桃花飘飘,凉风拂过,你的怀抱真的很温暖。我立马就记忆起那个晚上,500米高的桃树我是如何一个枝丫一个枝丫地爬上去,桃花落在肩上,淡淡的香味和她的体香一样诱人。我能想起把她拥进怀抱,听见我们的心跳躁动,这个场景感动得我直到今天都热泪盈眶。但我并没有热泪盈眶,也没有女人告诉我那晚上的事情,确凿那就是一个梦,仅仅因为没有不基于个人感触的成分。

王二身高两米多,又或矮短身材,谁去求证呢?王小波死于心脏病,抑或梅毒或者穿越到过去,也没有人能证明,所以王二只是一个传说。当然李银河可以证明,但无论她如何声嘶竭力地证明王小波的存在,拿出他们的结婚照,旅行照,情书给我看,但我还是要否认王二的存在,直到李银河绝望。并且认为王小波从未存在,从没有人和她敦伦,从美利坚到伦敦,从来都是她一个人自爱。最后李银河本人也离开世界,更没有人证明王二的存在,那么我就宣布王二其实是存在的,并且和陈清扬在云南插队时以及之后的几十年敦伦不休,生了许多娃娃,有高有矮,高的身高两米多,在云南插队,矮的一米六,在1973年的北京豆腐厂和驻厂代表斗架。

我喜欢王二的逻辑,真实是从未抵达的,无论是康德的物自体和表象,还是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王二都是不能被证明的。老康德求救于先验逻辑,基督徒指望上帝,叔本华的意志经验,尼采的超人,无论是谁都没能解决第一推动力的难题,没有坐标,谁能真实存在?或许人可以互证,但追根到底,还是悬空的,所以王二无所不在,而又从未存在过,正如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表述的那样,存在只存在在追问存在意义的人的意识中。是不是很拗口,那帮老不死的哲学家就是这样糊弄我们的,所以我现在决定宣布王二是存在的,并且是黄金时代那个一尺长小和尚的王二,二十二岁生日的晚上敦伦破鞋陈清扬。

人活着就是要做几件事,王二后来又写了很多书,显然他受到奥维尔的《1984》以及卡尔维诺的《寒冬夜行人》的影响,而正是这些书让我和他建立了联系,所以我可以证明王二是存在的,至于身高和小和尚的长度,尤其是后者得问李银河女士了,毕竟和他敦伦的人才有发言权。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