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秋天来了

大暑之后是立秋,还没有感受酷热,秋天就快来了。

气温在适宜的范围,梅雨的湿热慢慢退散,暑气还未占据这个空当,走在路上,甚至有点凉意,完全没有三伏的感觉。秦淮河水位慢慢退去,露出部分步道栏杆,前些天浑浊的河水也慢慢澄清,几只水鸟在河上掠过,编织只属于它们的故事,还有一群夏蛾眼前扑腾爱情的姿势,然后留下一地狼藉,朝生暮死。想抓住一点什么,然后早已自心底长出一层厚障壁,坚硬得足够漠视生离死别,径直地路过,至于那越来越幽暗的心里能装些什么?不是身畔的风景,也不是时间的呓语,它们早已被清除出去,留下的只剩下活着的本能和将死的宿命之间谈淡淡的烦躁,仿佛很多年前在池塘里游泳,玩累了,又不想起身回家,于是漂浮在水面上,静静地等待天黑。

房间外面是车水马龙的城市,如果不是偶尔瞥一眼,恐怕以为自己身在荒野,一趟趟地铁在高架桥穿梭,滚滚而过,带来和带走了无数的人群,正如视野里每一扇灯火通明的窗户后面都是同样陌生的面孔,我们或许在路上,或者其它地方相遇,然而都不会刻意地留下记忆。曾经走在泥泞的路上,每一个脚印都是那么深刻,直到被下一个路人的足迹湮灭。现在坚硬的路面,每天无数路人走过的路上,不会留下任何印痕,仿佛人是在不同的空间切换,其中的时间究竟抛洒在哪里呢?一天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逝,直到最后那股新鲜感消耗殆尽。每个人最后都活出一副陌生的模样,不论曾经谨小慎微,还是自我感觉良好,都会莫名其妙地看着镜中人,不明所以然。

路过很多地方,至于会停留在哪儿,人在中途依然茫然。想起旧城时光,曾经儿时梦想里的另外一座村庄,涉身其间的时候只剩下无声的失落,早已过了做梦的年华,那面镜子早已四分五裂,每一枚碎片都映照一个不同的模样,然而再也拼凑不到一块。后来在岭南,栖身偏远的村庄,与繁华无关的喧嚣之中。在人群中佯装正经地生活,努力地模仿他人,翻滚在泥沼之中,经历雨季与旱季,离开的时候反而一身轻松,那些人仿佛从未在自己的故事出现,不论在记忆,还是日记,反而更像一场纯粹的梦。置身江南已经很多年,四季的轮回稍稍清晰一些,然而总是错愕地发现,触碰内心的隐痛,并不是时光的流逝,而是始终一无所获,一无所有的挫败感。始终有那么一抹隐约的躁动在心底,仿佛一枚很多年中播下的种子,萌芽前被扼杀,然而又不肯屈从,于是僵持在这不上不下的境地。

有人死去了,只要有人活着,那么所有人就活着。莫名的乐观主宰着这一段漫长的岁月,现在已到了油枯灯灭的境地。往事翻飞在脑海里,最后仿佛一坛酱菜,再也辨别不了原初的模样。在适当的时候饮食,适当的时候工作,适当的时候入睡,一个个熟悉的场景娴熟地切换,甚至意识不到其间的缝隙。仿佛西西弗斯的石头,一次次地推到山顶,只是为了再次重复,至于其间的意义,身在其中的时候无法辨别,只是这样更契合本能。不论将来是否有机会回眸,都不会改变哪怕最细枝末节的内容,每个人都不是凭空活到现在,也不是凭空地死在未来某个时刻,命运之神的纺线织就的华服一直披在身上,仿佛皇帝的新装。

“秋“天来了,在应该的时候,不招即至。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4 thoughts on “闲言碎语:秋天来了

    1. 写这篇博文的时候,感觉丝丝凉意,转眼就开启烧烤模式,高兴得太早了,大暑还没完,就算过了立秋,今年应该有一波秋老虎。。。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