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秋天来了

有人死去了,只要有人活着,那么所有人就活着。莫名的乐观主宰着这一段漫长的岁月,现在已到了油枯灯灭的境地。往事翻飞在脑海里,最后仿佛一坛酱菜,再也辨别不了原初的模样。在适当的时候饮食,适当的时候工作,适当的时候入睡,一个个熟悉的场景娴熟地切换,甚至意识不到其间的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