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白银时代

螺旋上升,还是下降,这已经不是问题。

据说人类处于螺旋上升的过程中,这是从物质文明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另外一种说法是,人类处于永不休止的螺旋下降的过程中,这是从灵魂的角度旁观。不论那个民族的起源故事里,都曾有过乌托邦的身影。圣经说人类本是神的宠儿,受到蛇的诱惑吃了善恶果,步步堕落到此;希腊故事里则有过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一直堕落到黑铁的当代。所以上升和下降,都是片面的,取决于你从物质还是精神的角度评论。在这个时代,人们拥有媲美神祇的能力,可以飞天遁地,然而内心隐秘的花园呢?早已荒漠一片。越来越关注身外的世界,意味越来越少去探究内心的渴求,从而将之和物欲混为一谈,也就越来越受制于命运之轮,自由愈发奢望。

这是一场漫长的蛰伏,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也看不到结束,至于是否名副其实的白银时代,现在没有任何端倪。唯一自信的是该来的总会来到,同时也不担心是否能够掌控,毕竟人有自慰这种心理优势,总是能够很快地适应,只要转变不是过于突兀。想起两年多前的那种谜之自信,或许是因为黄金时代的遗迹,以为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磕磕碰碰走到现在,残存不多的锐气慢慢消耗,放眼四周又仿佛置身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不辨方向,也无力推开任何一扇门。有所播种才有所收获,这么久来我又做了什么,唯一的安慰是女儿茁壮成长,或许在未来是最大的心理依靠,但不是现在,至少还算身强力壮的年岁,还是希望有所建树。

 专家评审失败之后,之前的职场规划嘎然而止,至于后面的打算,大概就只有读在职研究生,前几年就在想这个话题,现在算是彻底放松下来,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并不是这个文凭能给自己未来生活带来多少的优势,而是人不能停下,停下意味着一溜烟地坠落。想起父亲度过他的黄金时代,自以为先前的经验能够支撑后半生的衣食无忧,然而各种碰壁,留下了后院永远不会开花结果的银杏,以及庭院里从未使用的鱼池。时势造英雄,他的成功更多取决于改革开放大环境,而不是自身的聪明才智,那些所谓成功的经验不仅仅没能在后面的逆境中有所助益,反而坑得他从此断了脊梁,至此沉迷于那几两小酒,再也没能站起来。如果不想重蹈覆辙,那么这段时间最重要的就是人生规划,将来是什么模样就取决于现在的决定,迈出第一步,坚持不懈到最后。

人生没有回头路,也没有后悔药,每个人都不是凭空长成现在的模样,一种强大的惯性隐藏其中。即使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并不意味着有解决的方案,或者说可执行的方案。人习惯于自我安慰,从而沉迷那种自我感觉良好之中,错失一次次改变的良机。我是否有足够的智慧能够破除命运之轮,足够的勇气在那条路上走下去?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能做的是从最小的地方慢慢扭转那种本性。那些失败某种程度上都是急于求成的表现,不懂得放弃,分布在过于广泛的战线上,没有集中全力在一个领域。当务之急不是扭转这种颓势,而是慢慢地建立一种良好的生活习惯,在此基础上再图东山再起。

从根本上改造自己,才是唯一的成功之道。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走路的鱼:白银时代

  1. 我認識很多人讀在職研究生,這在美國應是普遍的。 在亞洲可能辛苦一點,要兼顧家庭和孩子的照顧溝通,總得多花一點心, 值得的。
    為你打氣!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