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抱团取暖

取暖是从众,还是从一,这是个问题。

人生而孤独,因此需要抱团取暖。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抱团意味要放弃部分的个体独立,屈从团体的共性,但这种部分是多大程度上的,很难说的清楚。例如狂热的红卫兵们和宗教激进分子,他们做出诸多惨绝人寰的虐杀事件,难道这些不抵触自身的善恶感?如果从各自的视角审视的时候,大概不会下手,然而在人群中,只有稍稍有点煽风点火,他们就忘记自然人的属性,完全把思维运转交给党的教条,神的旨意,成为纯粹的工具,并且大言不惭是领袖的卫队,先知的前锋,击退和毁灭一切反动势力。显然这里不会有任何坚固的真理,人生是一个过程,在人类这个翻滚的大集合中,每个人都很难定位,必须要借助参照物,最好的方法莫过于选择某种在最广大人群中取得共识的迷信,不论是宗教,还是政治理念,甚至不惜削足适履来使自己适应那套体系,这就是从众心理。从旁观的角度而言,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不是没有发声,而是没有个体意义。

从众意味着要放弃过多的个人秉性,有些人做出选择前,已经有了一些零散的理念,而且固执,不愿意完全屈从,他们就成为沉默大多数之外的少数派。显然面对世界这个庞然大物,每个人都有深深的恐惧感,担心成为唯一的对立面,因此也会迫不及待拉帮结派,只是相对于主流的信息渠道而言,他们的声音只是涓涓细流。正如餐桌上的两只蚂蚁,很大可能擦身而过,也有机会碰面,互致问候,可能彼此言语不通,即使言语相通,彼此有好感,又不在正确的时间,例如正好恰逢饭后整理餐桌,桌布一股脑地被掀下,丢进水槽。

人这这一辈子能够遇到知己的可能微乎其微,首先要有独立思维,能够发出和大众不一样的声音,仰仗表达的能力。这两者的基础上,还需要适当的媒介,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每个人能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不能说没有标记,所谓气味相投,但从纷繁之中抓紧这一缕气息,需要一定的专注,最重要的是彼此相知。还有一点,那就是时机,每个人都有迥然不同的道路,生不同时,死不同穴,意味着最多是有某一段路是同行的,不要奢望太多,走在一起的时候心心相印,分道扬镳的时候互道珍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人生经历,共同的秉性是相遇的基础,然而并不是牢固的纽带,适当的距离非常重要。

相遇是一种缘分,往往需要漫长的等待与守望,大多数人早早地放弃这个机会,毕竟人生短促,是否值得是他们考虑的重点。这个世界一切是平衡和平等的,任何选择都有其背后的合理性,短暂的波澜从长远来看,不过些许小事,最重要的是坚持初心。从众虽然能让生活顺畅很多,付出的却是放弃独立视角的代价,这种生而为人最重要的品性。完全屈从于物性,对我而言,有些不可接受,虽然不时会滞留其间,享受片刻的欢愉,但是很快就会起身。联想到那些宗教圣人的苦修,虽然现在还没有这种想法,但是道理是一样的,很早就辨别了幸福与快乐的差异,至于是否有一天会走上同样的路,为了追逐内心的幸福,而完全放弃尘世的快乐,已经不是一个问题。

孤独的美丽,在于一个恰当拥抱的温暖。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