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指鹿为马

身在时代之中,目睹历史的形成。

后人很难理解“指鹿为马”,毕竟朝堂之上,发生如此荒唐的事情有点匪夷所思,然而真正身处其中的时候,就能明白苦衷。香港的民主团体相继解散,很多核心成员退出,在国安法的阴云笼罩下,人人自危,噤若寒蝉,从这个角度而言,党国的目的达到了。经过一年多的“暴乱”,似乎香港走在回归“正常”的路上。当然这只是停留在表面,地下暗流涌动,香港市民而言,移民大概是最好的选择,所谓“光复香港”在大体量的党国面前不过痴心妄想。据说《香港国安法》第38条规定,不具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者、在香港以外地区触犯《港版国安法》中的罪行,都适用这部法律。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不清楚这种立法背后的精神,但是作为国内法,管辖范围是否太宽?而且立法中明确标明“勾结境外势力”这种口语式的诽谤,只能说流氓就是流氓,所谓法律都能散发出如此痞气。

香港的这波抗争始于“铜锣湾书商事件”,根本原因是对党国的不信任,这些年此起彼伏的抗议潮,指向的都是基本人权,随着党国随经济实力逐步上升而愈发膨胀,这种诉求的希望愈发渺茫。今年冒天下之大不韪通过国安法更是一道铁栓,除了逃离,香港市民别无选择。很多民主人士作为眼中钉,很快做了切割,他们会得到西方政治庇护,但大多数普通人可能并没有那么顺利,虽然英国已经有相关立法表态,美国政界也有声明,然而背井离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国两制的信誉完全破产,因为它本来就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如果没有核心的民权,它的废止完全是老大的一句话。这次国安法在人大常委全票通过,争议这么大,然而又能意见一致,大概又是一次现代版的“指鹿为马”,后世可能出现“港人治港”这种满满反讽的成语。

党国自信可以用香港一地的兴衰换取独裁统治的长治久安,在墙内自由言论近于销声匿迹的状况下,港珠澳一体化的进程下,香港始终是一枚定时炸弹,铜锣湾书商案上升到这种绑架式执法的程度,说明党国对言论自由传播的忌惮。同时其瞅准“资本逐利”的本性,例如汇丰银行的政治表态,随着西方政策的逐步调整,资本可能会在长远调转方向,然而短期内依然不得不依赖其获利颇丰,主要在中国的业务。从网络筑墙开始的闭关锁国的政策正在扩散,香港是这种趋势的第一步,长久可能就是实体锁国,毕竟只要有出入口,那些东西就会涌进来。从这个角度而言,香港已经失去其赖以生存的自由港地位,长远衰落是必然趋势,而且无可挽回。

后世回顾这段故事的时候,大概会用转折点来形容,历史是一种趋势,因果规律左右之下,人性的体现。墙国内部改革开放的思想已经在漫长的拉锯战中消耗殆尽,现在回复唯我独尊的状态中,正如乾隆期间访华的英国使节受到的待遇,正一一复现。对身处其中的我们而言,这种转折并不那么突兀,而是一点点地蓄势,然后借国安法这个形式表达出来,只是后世从更长的时间背景看起来有点突兀,仿佛是一瞬间就完成这种转换。正如回首秦二世而亡,根源并不在胡亥当政的那几年,而是始皇帝扫灭六国之后为抑制残余反抗而实施的苛政,人人都有自保的充分理由,才会有“指鹿为马”的典故。

历史就这样写就,我们每个人都是执笔人。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