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纪兰举手

这个世界没变,只是我们自己选择了屈从。

看推上又闹哄哄的,据说申纪兰之死又引发一波互怼,作为人大举手典型,老太太是一个合适的标靶,不过发泄毫无用处,走了一个还剩一大群。每年人大议案几乎都是全票通过,如果算起来,随便挑一个出来就是“申纪兰”。从作恶的角度而言,处于大众目光审视之下的她毫无疑问比起大多数西装革履的举手党干净很多。只是人总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墙内外的言论对立愈发尖锐,在全方面大外宣打击下,以及可预见的未来毫无翻身可能的绝望心态下,翻墙党和海外民运愈发焦躁,越来越强调站队,非此即彼。据说这次引发互怼就是站队问题,至于真实状况如何,很久没特别关注民运,零零落落的一点信息,大概有人认为落井下石不厚道,表示保留意见,然后成了“政治立场不坚定”的标靶。相较曾经长篇大论的博客时代,大伙说话更有逻辑性,现在推特等社交媒体往往很难准确表意,几句缺乏背景的话很容易被挑刺,然后按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给人泻火。

申纪兰聪明也好,愚昧也罢,她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到这个年纪已经没有那份自信,自以为比他人更睿智,每个人立足的都是同样的环境,我们也是时代的一份子,带着同样的特色,只是通过不同的渠道展现出稍稍不一样的气质,理解自己的基石是理解他人。相较于互联网初兴那段时光,那群经历过文革的网友,因为有更多反思,往往能够鞭辟入里地解析人性。现在不能说没有类似睿智的大家执言,只是不符合互联网宣泄的潮流,从而慢慢隐没在喧嚣的大潮之下。前些年读过王小波全集,其中提到,一个时代的伤痕往往不是一个人能够造就,而是大部分人的共同选择。那些三反五反斗地主中体验快感的农民,和文革期间皮带砖块斗老师的学生,以及现在互联网上戾气满满热衷互怼的网友有多少区别?大伙以为站在正义的那一面,其实只要有这种感觉,那么就不存在所谓正义,往往演变成一场纯粹私人的自以为是。

按照国人的传统,老太太也算寿终正寝,所谓的喜丧。虽然她是某种恶的象征,然而也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真正作恶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体制。曾经寄予希望渐进式的改革经过近十年的开倒车,早已化为泡影。我们算是接触过自由互联网的一代人,随后一代人几乎完全生活在墙内,有点大清盛世,闭关锁国的模样。至于这如他所愿的盛世能够持续多久,大概不是我们这代人能够揣测的。回顾历史,秦二世亡于指鹿为马有点借鉴意义,然而也只是聊以自慰而已。毕竟如果没有当年大英帝国入侵,大清可能还会高枕无忧数百年而屹立不倒,相较于清朝前期和后期,当政者没什么改变,惨烈的“文字狱”发生在所谓康乾盛世期间,后世诸如鲁迅历数愚民之万状其实在任何时代都司空见惯,例如今天,只是那个时代恰好被当作清亡的罪状。历史总是需要太长的时间酝酿一场剧变,往往需要几代人,甚至更久的时间,生活在这期间,要么皈依,正如当年那些网络结识的伙伴,大多隐没芸芸众生之中,至于少数坚持的异类,更多热衷谩骂发泄,毕竟在这长夜里,初衷不是那么容易坚持。

不知道后人总结这个时代,会给词典添加多少成语,不可否认的是,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员,甩不掉那顶帽子。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河岸笔录:纪兰举手

    1. 作为人大的举手典型,不问是非,只认党的领导,有不少“金句”, 将来“纪兰举手”可能会作为一个成语,表示某人毫无底限,没有做人原则的附会,跟屁虫的特性。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