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路漫漫兮

流传在后来者脑海里,是只属于卡帕一个人的诺曼底登陆。

今天的诺曼底阳光灿烂,还是阴雨绵绵,反正都不是D日,卡帕蜷着身子躺在新英格兰墓地,似乎还缺点部件。这些都不重要,有些故事流传世间,注定会在无数陌生人心底激起一片涟漪。认识卡帕,是通过一篇新闻专题报道,卜出校门,在岭南的出租屋找工作。那是人生最晦暗的一段时间,未来笼罩阴霾之下,不过回头再看,似乎也是人生最睿智的时刻,确立成文的三观,仿佛一座灯塔,即使这十几年并没有刻意遵循,然而至少明白路在何方。遥想那段时间,找工作反而是一件编外事,因为欠费没有毕业证,还有隐疾的原因,似乎没有一条明路对我开放。蹲在出租屋懒得摆弄简历,借着一台旧电脑看完不少下载的文学作品,包括《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出门佯装找工作,其实就是四处乱晃,逛过不少深圳小角落,包括大芬油画村。回头想想如果最后没有偶然之机找到一份本专业的工作,可能就会在其它行业从头开始,至于结果有什么不同,差别不大。毕竟有一座灯塔矗立在那里,不论航线如何,殊途同归。

卡帕对我的影响在那一句话:人只有短暂的一生好过,不能屈从于不能让自己开心的规则。那是偶尔阅读一份南方都市报,一整版的关于卡帕的人物专题报道,彼时新闻审查还不那么严苛,南都和网易新闻是中国两大著名自由主义媒体阵地,一大群才华横溢,不乏独立思维的媒体人在背后出力,非常有感染力。如果放在现在,恐怕和政治没有任何牵扯,也会因为可能会让人联想翩翩,被各种幕后审核枪毙。卡帕是一个匈牙利裔美国人,供职于《纽约时报》的摄影记者,在纷繁的两次世界大战其间,辗转于马德里内战街头,中日战争徐州战场。随着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作为战地记者派驻英国前线,用镜头记录历史。正如他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拍不出好照片,只能说明距离不够近。后面那些传世的诺曼底登陆照片,卡帕和第一批登陆将士搭乘登陆舰抵近海滩,手中的莱卡就是他的武器。虽然大学时代阅读面很广,但是从未有这么一种简单直白的“格言”打动,青春已过,踏入社会,应该用怎样一种姿势迎接希望或者接受蹂躏?取决于态度。

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要在路上。这些年一直这样过着,每年都会定一些阅读和旅行计划。在这个日渐烦忧的年岁,很难沉湎于纯粹的理性,很久没有阅读过纯粹思辨的书;也不会有极端的感性,几乎没怎么写诗就是例证。叔本华说人生就是一个钟摆,在困顿与厌倦之间来回摆动。明确的是,不论如何坚持,摆幅都会随着精力逐渐衰竭而渐渐变缓,直到最后停下,就是生命终结的时刻。遥想那些年的旅行总是充斥着故事,不论是内心的偶遇,还是陌生人的邂逅。虽然现在也经常出去走走,然而更像一座监牢的放风,熟悉的风景,乏味的心境,只等一声警铃:时间到了。二战后的卡帕,回到纽约后百无聊奈,最终选择了印支战场,继续旁观的战地摄影记者的角色,直到葬身在越南乡野。他不愿意屈从于岁月,希望继续置身更靠近事实的机位,最终践行了理念,代价是付出生命。某种程度上,我早已放弃了过往的执念,只是面子上不愿意承认,仅此而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谁也不清楚回眸是否满意过去的抉择。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路漫漫兮

    1. 冷暖自知,是的,人就这样过来了,每个人都想证明点什么,然而回头来似乎没什么可以值得一提的,因为每个萌发心底的愿望出自于那时心境。正如前段时间读过叔本华,看到他说的困顿与厌倦连个极端。
      生命就是一个气球,如果不塞点东西,会显得空虚,塞得太多便会承受不住而坠落。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