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日落东方

没有人是愚昧的,分歧只是因为视角不同。

港版《国安法》算是全票通过,引发一场全球小地震,相较于舆论的狂热而言,前前后后各国政坛的表现只能说不温不火。从这点来看,中美两国虽然口头上义正言辞,但是真正做切割,可能还需要不短的时间。港人的命运从未曾掌握在自己手中,自衰落的不列颠配合美苏全球争霸,以香港主权为交换,争取中国开辟牵扯苏联的第三战线,香港的沦落只是时间问题。当初以自由贸易港的身份搭上东亚经济发展的快车,香港完成原始资本积累。随后中国改革开放,港台商人借这波春风赚得钵满盆满,现在盘踞港岛的四大家族大多直接或间接受益于中国的崛起,从这个角度而言,普通民众和商人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对普通民众而言,免于暴政的恐惧是切身的体会,例如瑞典书商的遭遇。对商人而言,暴政往往意味两面性,需要审时度势。这些年外资在中国享受的优惠,某种程度上就是利用低福利高纪律性的工人,这只有在缺乏民权的国度存在。

如果说08年前中国表面上逐渐开化,所谓的接近还有点冠冕堂皇,然而自09年之后,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如此明显的开倒车,欧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反制措施,让人想起了马克吐温的小说《竞选州长》,正如那个故事,在民主社会,左右政坛的并不确凿是四年一度人人一票的选举,舆论是可以影响的,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做宣传,总结一句话:时代在变,人性不变。前段时间评论谷歌,曾经理想主义者的丰碑后来的转变,把理想寄托在错误的对象身上。现在港人所期望来自欧美,尤其是英国的声援乃至实际援助,多少有些不切实际。党国当权者不傻,所谓“冒天下之大不韪”通过港版《国安法》,实际上他们也是瞅准了欧美政治领导人的软肋,如果资本家可以继续通过香港挣钱,那些口头上的强烈谴责可能会在随后很多年后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但不是当前。一旦做出彻底的策略调整,往往会经历一段较长时间的阵痛期,美国历史二百余年,也只出过林肯这样一位高瞻远瞩的总统,最后个人结局也算比较悲剧。而在这个时代,更加短平快信息消费,把希望寄托在某个英雄人物身上,很不靠谱。

没有政治权利,商业上失势只是时间问题,李嘉诚是一个老道的商人,“不赚最后一个铜板”的理念让他从大陆全身而退,然而大多数商人做不到那么睿智,可以借势而上,但是否可以短尾求生?相较于体系内的红色资本家,他们也是外人,在过渡期可能还有面子上的用途,例如彰显香港地位,然而终有被扫地出门的一天。这个过渡期的长短取决于这场对抗中党国是否有人误判局势,从这些年的局势来看,不会长到一代人那么久,但也不会太短,至于网上舆论那样朝夕之间。自强大得令西方上下胆颤心惊的苏联解体之后,欧美普通民众已经享受了三十年的和平,如果没有出格而残暴的行径激起民愤,这个过渡期注定对港人而言,痛苦而漫长。但不论结局如何,香港回不到过去的荣耀,它的兴起于资本逐利,衰落同样也是因为资本逐利的本能,即使中国崩溃,这里既然已经被红色势力染指,就再也不是那个彰显自由的金融中心,更不是女王皇冠的那颗明珠。

每个人都很睿智,但是人性使然,如愿以偿往往是奢望。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河岸笔录:日落东方

  1. 痛苦和厌倦,人生如钟摆,可能是身上的悲观作祟,无法停歇。
    达到一个目标,就是毁掉一个梦想,生活往往充满了冷笑话。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