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追梦人

A man has a dream is better than without it.

想起这句格言,在泥泞的人生中途,意识身体的衰弱,不论是接受了偏见还是真正思索明白,这应该是一个快活的时代,一份薪水,一个家庭,一些朋友,一切都是如此惬意,前提是如果没有那些直觉的话。我们无法直接逾越所在的时代,这个宇宙是相互紧密联系的,一只遥远蝴蝶振翅引起一场风暴,因此每个人都可以剥离时间而存在,只是在那个空间,必须摒弃一切生而为人的羁绊,摒弃之后,如何和生而为人的世界和谐共处呢?这是一个难题,不能从任何传记或者格言中得到直接的答案,真实被曲解成各种事实,只能仰仗某种直觉,选择一条路,至于多大程度地通往真实渴望的终点,没有人知晓。

这就是人生,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轨迹,有人试图觉悟,有人选择屈从,不论哪一种生命轨迹,最终构成我们存在宇宙,物质的或者精神上,科学和宗教在表象上越来越分裂,最后又殊途同归,它们都是为了解决那个实际问题:我是谁?不论从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的视角去审视,玄乎的传说或者基于逻辑的演算,我们无法彻底地审视自己,至于是否存在上帝和它的推动力,还是无穷嵌套中的一环,真知的边界存在因此不存在,那么生命的意义究竟何在?只是一场游戏中的提线玩偶,还是有自主性,重构宇宙的秩序?

这些问题曾经困扰我,现在它们回来了,在人生的中途,明白当年的所谓的挣扎,逆反,同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顺从,只是从嵌套的一层转换到另外一层,继续同样的傀儡生活。这是悲剧,还是喜剧?悲剧是因为永远无法超脱自己的人生,抵达所谓彼岸;喜剧则意味着可以快快活活地走完短暂的生命旅途,毕竟终点确切地在那里。苏格拉底临死说过:他将与先哲同在。至于他是否在哪儿,即使自己也不会明白。宗教主要目的类似,构造一个包含超脱现实的大宇宙,从而避开悲剧,然而这就意味着需要用现世来支付。

或许人能过的一生:抓住属于自己的故事,让其它随风而逝。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