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又逢5·12

遗忘的和正在遗忘的,我们只是时间河流的一抹微波。

今天是5·12十二周年纪念日,也正是那年转变成现在这副反派的模样,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意识到这个社会的种种弊病,然而因为经年的洗脑教育,即使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还是花了不算短的时间一点点地让自己正视身边的黑白颠倒。那一年发生了太多事情,诸如春天拉萨街头的3·14,当然我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随后去过两次拉萨旅游,满街全副武装的军警,和内地其它城市比较有些异样,据说乌鲁木齐比那边更为夸张,街头停着装甲车,荷枪实弹并上着刺刀。与此同时,经济高速发展期间稍稍放松的舆论管制变本加厉地回来了。随后几年两个红二代党争,最后西红柿败逃,成就了包子君临天下的事实。那段时间写了不少时评,虽然互联网舆论管制在收紧,但还没有现在这般变态,博客是信息传播的主阵地,结识一些博友,在长期笔耕不辍的过程中慢慢磨砺文思,经历个人的黄金时代。

5.12地震中倒塌的学校,正如那盏熄灭的路灯,引发对现状的反思,明白自己实际是乞丐的处境,没有任何反制的权力。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所谓正义,就是复仇的可执行性。面对庞大的暴政机构,作为个体的我们,除了匍匐在地,没有任何其它选项。那些豆腐渣学校在地震第一时间崩塌,有谁负责吗?试图记录罹难者姓名的行为被判决为“煽颠”,直到今天任何祭奠行为都被刻意地淡化,一个不会或者说不能反思的民族会有前途?这些年言论进一步钳制,某人甚至走出登基为帝实质性一步,不论是几十年洗脑教育结果,还是数千年传统使然,在现代社会都是异类,诸如隔壁的金三王朝,暴力镇压和彻底洗脑还是挡不住汹涌的“脱北潮”。强大诸如当年和美国全球对抗的苏联,一旦承受不住内部压力,也只有崩溃一条路,至于这个国家还能走多远,在于那个必然到来的失衡点何时降临。

任何强权都存在内部张力和外部压力的失衡点,强大如古罗马帝国,外省汹涌涌入的财富侵蚀了作为曾经战无不胜军团基石的罗马农夫,不得不仰仗野蛮人作为边防的基石,最后遭到反噬。苏联鼎盛时期与美国全球争霸,悍然入侵阿富汗,深陷游击战泥沼,种种因素汇聚到最后,在各种自嘲笑话中降下镰刀锤子旗。为了掩饰自己的不正当性,强权必然会使出浑身解数转移注意力,这一点在当代中国不遑多让,一带一路这种政府主导的经济项目就是以投资换影响力,战狼四出则是安抚国内民心,那些不顾经济规律的投资项目会有多少实际收益?现在已经是一地鸡毛。战狼宣传虽然起到一定作用,但同时助长了民族主义情绪,在这个时代已经很不合时宜,遭到普遍反制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正是这种内外角力的关键时刻,尤其是新冠疫情这个原罪作为触发点,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正如那句老话,人可以不正义,但是逃脱不了被审判的宿命。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