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九华山骑行D2

人老是在认命的那一刻,而不是其它时候

旅途有一个终点,人生亦然。烈日下暴晒七八个小时后,抵达今天的目的地:青阳县城。为什么出发,来这么一场自虐之旅?今天这一段走的是318国道一部分,想起六年前骑行的川藏线是这条国道另外一部分,那时候不清楚为什么会请假一个月来一次疯狂的骑行,只是回来后隐约觉得是一次告别,而立之年,是应该有所交代了。这一次出发倒是很清楚为什么,因为感觉太憋屈,试图发泄一把,然而人生如被攥紧的风筝,自由已是奢望,不在于会不会松手,而是无从掌控,从而无法消受。

看了下今天天气,大晴天,气温超过摄氏三十度,忘了带润滑油,昨天淋雨之后,飞轮声音有些大,不过想想只有昨天一半的行程,大约可以对付。走在路上,碰到几个车友,对行的挥手致意,同路的说声加油,出南陵城不久在路旁休息,一个车友停下,便问他去哪儿?他在自己手上比划几个字:九华山。我告诉他这也是我今天的目的地,他比划让我和他组队,婉言谢绝,今天的身体状态和车况实在不佳,不想拖累别人,等他走后,想想这个独身上路的哑巴小伙,蛮佩服他的勇气。

昨天全程补了三次水,今天一路补了四次,到烟墩镇的时候,正午时分,骄阳似火,看到前面一个上坡,实在无力,便下车推上去,在一个小超市补水并歇息,老板问是不是去拉萨,看来不少车友是骑行整个318,从上海人民广场到拉萨布达拉宫广场,全程足足四千多公里,以前大概还有这种雄心壮志,这两天骑行下来,明显感觉体力跟不上,早已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小伙,不搭车,不丢包,不推车,当年川藏线全程不打折扣骑行过去,现在面对皖南小丘陵都没勇气挑战,岁月不饶人。

早上没吃饭,全靠巧克力和士力架,中午感觉有些虚脱,又没有胃口,便填了些方便装卤蛋和榨菜,居然吃的津津有味,大约是流汗太多,亟需盐分。最后一段二十公里骑程正是今天气温最高的时分,一路居然连棵遮阴的树都没有,累了喝口水继续向前,直到青阳县城在望,路旁有个小丘陵,上面的灌木有点树荫,下面正好有块草地,精疲力竭,干脆躺在上面,枕着背包,看着天空,那个问题又冒出脑海:像这样还能逃避多久?不愿和过往一刀两断,融不入现在的生活,首鼠两端,总有一天会爆发。

四点左右进城,入住酒店,洗刷干净,出去吃饭,然后随意转转,看地图有一条横贯青阳城区的河,发源于九华山,注入长江,就在附近,便顺着河边步道走走。城区不大,左岸是老城,夹杂在拔地而起高楼之间的是颇显凌乱的商业和居民区,有点当年深圳关外的模样。河畔有不少浣衣的老妇,颇有些惊奇,还记得小时候的场景,农家妇女们洗完衣服,便拎到池塘边用棒槌捶打,同时家长里短,时隔二十多年后在闹市旁看到,不知道是不是老一辈的不愿放弃传统,或者这样洗衣服确实更干净?

逛了一圈后,步行回酒店,早上出发的时候还在想要不要明天去九华山转转,现在感觉也枉然。出来不是为了看风景,同时也不会有新鲜的故事,那么去那里都一样,例如昨晚在南陵县城逛完街回酒店,也是和平常在家一样看游戏视频到夜深,丝毫没有旅行的乐趣。人到中年,变得越来越无趣,除了内心深处越来越渺茫的的坚持,偶尔反思,然后很快淡忘,早已忘却初衷,过往成为负担,仿佛一面镜子,更显的现在的荒诞。上网看了下回南京的大巴车票,明天一早便收拾干净,滚蛋回家。

一次短暂的放风之旅,在绵延的牢狱生活之间,既然失去脱狱的希望,那么只是换了形式的监禁。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在路上:九华山骑行D2

    1. 面对现实,无力改变,甚至不清楚奢望的生活是什么模样,或许只有人生最后一次回眸才能明白这一生是为了什么。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