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挪威的森林

为了忘却的记忆,为了冬天的边缘跳舞和歌唱的精灵,为了没有留下的人群,为了太阳照常升起。

躁动的岁月会很快过去了,然后是一望无际的衰老。我喜欢影片里缓慢的镜头,雨水和雪,希腊人说干燥的灵魂上升,潮湿的灵魂下坠。我是潮湿的,渡边和直子也是,他们在雨水的边缘勘爱,我在空荡的大厅回顾前生。希腊悲剧的教授被赶下台,学生们以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年代,北京,东京和巴黎,纽约,沸粥一样地翻滚。

妄图解放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后来各奔东西,金斯堡写了长诗《嚎叫》,凯鲁亚克贡献了自传《在路上》,披头士风头正劲,列侬死在很久之后。北越在渗透南越,美军在剿匪和屠杀,中国和苏联剑拨弩张,尽管不久前他们还是同志加兄弟,而此时中国的同志加兄弟的越南后来又和中国干了几架。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最好的办法就如渡边和直子一样,缠绵和困觉。

直子永远停留在二十一岁,渡边说,死并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命的一部分永存,然后不知所踪。披头士翻唱《Norwegian wood》的时候,年轻的男男女女们都有发自内心的狂热,金斯堡们很早就在纽约把文明解构得七零八落,没有什么遮羞布可以阻隔凹凸之间的相交。直子和渡边缠绵的时候,雨水敲打着天窗,注入到神经末梢,那是时间,谁也挽留不了的丧钟。

北京的狂热分子在摇摆红宝书,绿军装锁死了下体,他们斗死了无数权威,因为欲望无从发泄。巴黎的学生和萨特站在一起,巷战和拒马,最后都散了,萨特说"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的时候,他就已经很老了,左右不了什么。至于东京,他们喜欢罢课和抗议,更喜欢加州旅馆和披头士,当然还有困觉,东线无战事。

没有人能找回属于自己的故事本身,但路过的每个故事都是一面镜子,你可以看到自己憔悴的前生和破碎的现实。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阅读随笔:挪威的森林

    1. 这本书对我影响颇大,后面就成了一个tag,也是策划中将来写的三个自传性故事之一:一九八三,青春追忆和在路上。现实中从来佯装正正经经地生活,心底颇为倾慕那种自由自在。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