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看不见的城市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城市是如此地陌生,仿佛从未涉入。

如果没有徒步穿过城市里隐秘的巷子,没有看到在躺椅上晒太阳的皱纹,没有在一只狗的眼珠里看到自己的模样,那么你从未出现在某个地方,例如,兰州,拉萨,上海或者苏州。立夏之前,漫长雨水笼罩下的冷春之后,燥热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而至,空气里有一股烤焦的味道,扬尘里人显得羸弱,突然开始渴望一场暴雨来洗涤这一切。

每一次抵达的脚步匆匆,离开的脚步更是匆匆,人总是会厌倦一个地方,或者说厌倦自己。没有那一条沧桑的老巷子对你开放,没有那一张面孔让你有解读的欲望,脚步凝滞,分辨不了方向,眼神凝滞,找不到一个盛放的脚落,于是这座城市已经对你关闭。你可以找一个角落洗尽旅途的纤尘,但不会再体味她的呼吸,尽管身在其中。

卡尔维诺曾经借马可波罗之口描绘过许许多多的城市,它们如珍珠一般分布在忽必烈的国土之外,有着鱼腥味的港口,紫罗兰香味的城墙,一百尺高的瞭望塔,玫瑰花一般的女人们笑声和夜莺一样。它们都在忽必烈的国土之外,大汗已经搞不清楚了自己的国度里有多少城市,但他仍然对那些遥远的城市感兴趣,因为它们是如此陌生。

忽必烈老了,他的大军停留在帝国的牧场上,丢失蹄铁的羸弱老马,蛛丝密封的毡房,还有一个老爱喝醉的兵士与他的老狗,在青草凄凄的牧场里组成大军的主要成分。忽必烈看不到这些,不过这并不重要,他没有试图去征服那些散落在地中海,黑海,红海还有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甚至月亮上某一片海洋边的城市,他详细打听它们只是因为或者需要一点感觉,马可波罗的故事给了他一个佐证。

最终没有一座城市是留人的,它们都将被拆除,荒草漫天或者在此之前继续熙熙攘攘,谁知道呢?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3 thoughts on “阅读随笔:看不见的城市

    1. 每一次离开都是那么决绝,似乎永远不会回首,然后时间过去愈久,记忆就越生动。不论城市,乡村,还是其它所有路过的地方都只是一个载体,真正追忆的是只有一次的似水年华。欲留的是过往,还走的是地方。

      Liked by 1 person

  1. 每一次离开都是那么决绝,似乎永远不会回首,然后时间过去愈久,记忆就越生动。不论城市,乡村,还是其它所有路过的地方都只是一个载体,真正追忆的是只有一次的似水年华。欲留的是过往,还走的是地方。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