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首诗:黑夜的孩子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大多数人认识海子是从那首温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开始,我是读过这首可以算得上遗诗的《春天,十个海子》后狂热地喜欢这位诗人。记得那个冬天的课堂,书桌上摆着《信号与系统》,下面是一本黑底,血红的裂隙撕开的封面《扑向太阳之豹》,海子的好友,诗人西川所著的评传。从这部书更加了解海子,喜欢上那种执着,朴实的词汇构筑的乡村,爱情,农业与理想的诗行,也是那个冬天,决定去海子的故乡看他沉睡的地方。

五年之后的冬天,站在高河查湾的暖阳下,面向修葺一新的坟茔,说了一句话:我活过了25岁,还将继续活下去。然后像一只逆飞的候鸟,回到出发的深圳,浑浑噩噩地继续尘世的奔波,那年26岁。有人这样写道:他好象站在九十年代的大门口说,你们过去吧,我就永远留在这里了…,本来顾城也不应该过去的,几年之后他在新西兰了结自己之前先用一把斧头结束妻子的生命,这就是理想主义的八十年代,窒息之前只有自戕一条路。

北岛老了,和他一起老下去的是中国的新诗,舒婷从阿姨做到奶奶,他们后来都不怎么写诗,或者写一堆无人能懂的字行占据稿纸的空白。诗人,蓝色自由抑或死亡,海子写到:起风了,太阳的音乐,太阳的马。热切奔放在意象之美的诗人着不了陆,于是落笔"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个贫瘠的物质世界里,背负着农业妈妈的重担,又担负着精神世界的重任,双重压迫挤出了他坦诚的诗行与血泪,犹如裸奔在荆棘上的天使。

和海子一起结束的是一个理想主义时代,自此之后物欲挟裹着灵魂不知所踪,从这个角度而言,生活在别处。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