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大师与玛格丽特

布尔加科夫用魔幻的手法描绘莫斯科的故事,如果不了解背景,大概会以为只是一出荒诞剧,然而字里行间各种映射,组构一个真实的苏维埃世界。

机械化的组织,生活其中的人们顺乎逻辑然而又悖乎自然,这些对现在的我们而言并不遥远,生活在这个时代,同样黑白不辨。人类的历史似乎就是在无尽的循环中印证荒诞,魔鬼无处不在,因为这本是地狱。正如沃尔德说过,如果不是我营造恶的世界,那耶稣你的善又有何种意义呢?作为个体的悲剧贯穿其中,但是作为小说却选择营造一个大好的结局,这是阅读的乐趣,也是悲哀。在不同的片段中看到了自己的处境,最后组构一个更大的幻影,作为末日的弥赛亚,真实从未抵达,知识,事实围裹的灵魂无法投射洞察力,只有依照作者的笔触往前挪动,直到结局。

这本颇负盛名的书之前读过一点,那时候尝试阅读第一章,看到横七竖八的俄国人名就退缩了,到了这个年龄,有了更多的耐性,才会进入第二章,从而顺理成章读完。作者把自己的遭遇隐藏在行文深处,写这个故事的时候,苏联正处于斯大林的大清洗时代,无处不在的契卡,告密和血腥屠杀,还有典型社会主义的配给制,以及各种小利益的再均衡,一以言之,人性从未如此憋屈。既然善已经无迹可寻,那么布尔加科夫只好求助于上帝的老对头撒旦来扭转,从这个意义而言,撒旦之恶比对苏维埃之恶,孰轻孰重?

蝇营狗苟的人物站在权位之上,掌控他人的命运,从食物,到房子,乃至娱乐,都必须复合他们的口味,这是何其荒诞?上帝缺席,苏联也是其大多数公民的选择,从这个角度而言,真正的撒旦不是沃尔德而是斯大林,以及苏联人自己,从而回到上帝与人的契约。想起了《百年孤独》,不论是马尔克斯还是布尔加科夫,尤其是后者,在极端高压下,只能借助披着魔幻外壳的现实故事来宣泄内心的压抑。现在明白为何思想的罪是第一位,只要让人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扭曲的社会体系都不会稳固,这是犹太人为何要处死耶稣的缘故

人性之善与恶需要平衡,人类也就不得不在一次次轮回中映像生存的窘境,这或许是魔幻现实的意义,我们看到的事实往往是真实披着一件并不合身的外套。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