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首诗:给萨福

给萨福

时常在梦靥中,你会降临
萨福,还有精灵般的诗行
海风拂面,玫瑰花蕾,紫罗兰的幽香
撩起心弦,久久颤抖不休

我是从前流落地中海的鱼群
聆听你竖琴旋律描绘的女神
吟游诗人弹唱的特洛伊故事
橄榄树林上微微海风,存活至今

萨福,萨福,橄榄树林中的精灵
萨福,萨福,竖琴上没药浸头的少女
满船舱的嘤咛,鲜美的嘴唇互相摘取
传说中,优雅美丽的第十位缪斯

今夜,两轮明月的爱琴海
你的月亮更加迷人

从海子的诗中认识了萨福,只是一个名字,在诗行中欢快地跳着祭祀的舞蹈。诗歌中的萨福为一种优雅的生活倾倒,也倾倒无数向往这种生活的人群。读过她的诗歌之后,才了解她为何能在众多诗人心目中树立无可动摇的抒情地位,真正认识到自然的抒情美。以往,我并不眷属抒情诗,以为必须深沉的简约思意才能体现诗歌的味道。而从萨福的诗中,领会到纯粹抒情的魅力。

喜欢《给所爱》这种萨福式的风格,而又为《失去的友人》中透露的清新索迷恋,读那些言语让人舒坦,一种美从诗行中散发出来,仿佛经过玫瑰花圃,不是在读而是在感觉,沉浸在纯粹情感的包围之中。萨福的诗歌仿佛精心营造的玫瑰花圃,在黄昏时分,那种飘逸轻灵的美丽遮住了夕阳的光辉,音乐一般地灌进耳朵,这时才能体会到眼睛的累赘,费力地闭上它们,让潺潺流动的音节,缓缓地淌入心房。一时间,翻来覆去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时间,仿佛断臂的维纳斯,不知道其他的感官如何布置才能适应这种美。亦不知如何存放这批天籁之音,不能堆砌,不能平铺,应该有一个仪式,那些少女们之间的祭仪——“在四月的薄暮里/在满月的莹莹光辉下/女孩子们聚集在一起/好像环绕着祭坛”。

读萨福应该选择一个色彩明快的境地,一杯清茶,一部纸草版本的诗集,温柔的阳光,稍微慵懒的心境,才能体会到她那种敏感飘逸的抒情。她的诗歌有着精灵般花容月貌,有着无边的清辉,在众多文艺女神的包围下,仿佛维纳斯的降临。那种女孩子特有的清逸柔和色调仿佛玫瑰花露,犹如月光下海潮衬点,或者熄灭日光,用繁星点缀的略微忧郁的夜晚。让夜风沁润她们的肌肤,宛若一场纯美的星光舞会。那些文字,在她的笔触下肆意地排布,有如神助,勾勒出那种神圣的,芬芳的,朦胧的诗行,宛若邂逅自己心目中恋人的感觉,情不自禁让人会将她们轻轻拥抱。或者就是这样纯粹的抒情,美若天仙,让人无从舍弃源于生活的美感。

我宁可她是爱琴海上的塞壬,沉浸于那种醇美的语气中,阅读她们的巨大的幸福让我不安?是什么是上天将幸福借由她的诗歌赏赐给我?萨福,我看到塞壬们或许就是你美妙的身影在雾中摇摆,你动人的歌声飘摇在海上,我的塞壬啊!我的萨福啊!我愿意在海中死亡,但让我听你吧!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每天一首诗:给萨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