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回眸春天

气温在逐渐拔高,转眼临近初夏。

回首这个春天,没留下什么痕迹的时候,只剩下匆匆背影。昨晚和哥哥电话聊了会儿,他年前回家,一直为疫情困在家里,到现在才能出门,行情不太好,只能先去武汉看看形势,然而再做打算。据说那边形势依然严峻,老家最近也有一些零散病例,只是政府为了掩饰形势一片大好,隔离了事,不会体现在公布的数字中。武汉很多地方进去就不能出来,基本都是全封闭管理。一方面要保就业,同时要预防再来一波疫情高潮,看全球形势,貌似这种状态要持续到五月,甚至更久。这几天看新闻,消费市场没有复苏,外贸出口严重受阻,为了促进消费,南京甚至提倡四天半工作。如果这种局势再持续两个月,可能会出现汹涌失业潮。看到微信群里有人转一条来自网易的新闻,公司CEO接受采访说不会应为疫情而裁员,不知道是对疫情比较乐观,还是因为去年下半年已经裁员一波,提前减负。总而言之,今年得多长点心眼,尽早准备,谁也不清楚未来局势会如何。

走在上班路上,很快就感觉全身燥热,据说气温很快就会攀升到三十度,春江水暖鸭先知,路上已经看到光小腿穿裙子的女生。工作日起床比较早,以前会出去沿着秦淮河跑一圈,散散步,现在每天沿着河畔上下班,无暇停歇,走在其间的小径,满花满地,想想现在憋闷的生活,两点一线,琐事缠身,十分苦闷。前些天规划十多条旅游线路,其实即使有空,大概也不会出发,每次短暂的放风不过是异地监禁,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如果有机会一个人出去,倒是可以找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论会不会沉湎,至少有一个机会。想起曾经那些圈子,一个个疏远,生性孤僻,不喜交际,之前还发发朋友圈,现在自娱自乐写博客成了唯一的,最后的寄托。有点十多年前的感觉,那时在中博网,多年的阅读积累,文思泉涌,虽然现在读起来不自觉地哑然失笑,不妨碍那时候的意气风发。那大概是一辈子最乐观的时候,隐藏在忧郁的文笔之下,现在心灵和身体一起衰弱。

白头搔更稀,在博客发了一张和女儿一起读书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作为父母的错觉,总感觉自己的儿女更加可爱,对于悦悦,大概是除职场应付之外,唯一能够耐心对待的人;有朋友看到照片提到我当年意气风发的时候,不错的文笔,俊朗的外表,再三声明早已不是当年的文青,转身老古董,“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完全是奢望,人生就是这么泾渭分明:要么站在阿特拉斯的位置上, 顶天立地,要么在虚幻中再磨蹭几年,彻底掉队。转眼女儿快三岁,这几年大家庭里就我一个人算是有一份正正经经的工作,姐姐这几年一直没走出来,哥哥磕磕碰碰每年都没有结余,可以说完全没有什么容错机制,几年前因为一些事情认清了现实的残酷,现在依然处于亡羊补牢的阶段,然而还是难以集中精力,有些得过且过的味道。不是不曾试图,而是性格决定命运,从未有过坚强的意志,习惯得过且过,总是被生活鞭策才会往前挪动,即使有前半生的教训,依然无法正视现实。

人往往没有活的越来越睿智,而是越来越漠然,最后不是彻悟生死而是泯灭内心。不论如何,殊途同归,成为一座轮回的桥梁而永存。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