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身立命:股民觉悟

潮涨潮落

昨天饭后和股民同事聊天,被问到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开始对中国悲观?

我说08年开始,08年之后中国经济不是一路向上吗?答曰经济在突飞猛进,然而正如那句“政治是经济的上层建筑”,经济发展的同时,政治不但没有开明,反而在倒退,终有一天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必然有一场血与火的嬗变,这就是我担心的。这段时间身边那些年后兴致高昂的股民们沉默下来,原本得瑟日常收入数千账面数字的他们变得越来越焦虑。在这个连赌博都算不上的股市,能够捞到的必须懂得适可而止,落袋为安。然而有几个人能抑制捡钱的冲动,不继续玩这场危险的游戏呢?这就是人性,唯一的决策大概就是维持距离。

其实也想开拓投资渠道,正如他们而言,账面上的数字随着通胀以及其它因素会逐渐缩水,但是中国股市这种赌博,和彩票没什么区别,和大多数身边股民聊天,买股票基本不看运营面,而是关注小道消息和新闻热点,热衷于研究走势曲线,和赌徒没什么区别,大盘形势好,赚上一笔,然而很快就被套进去,所谓套路得人心。政府需要股市来促进投资,然而又不能过于依赖,以避免更大的财富差距,股市就成为中产收割机,毕竟有闲钱进股市的那部分是重点关注对象,他们在长期的经济发展中积累了不少的资金,房地产投资的通道越来越窄,只剩下股市这条涓涓细流。

某种意义上,资金不流动,政府就无法征税,反而不得不维持账面上对应的资金避免出现金融波动,千方百计地刺激消费成为这段时间的重心,内部消费市场因为新冠疫情复发隐患的原因很难重振,海外市场基本停摆,看外部消息说甚至医疗物质的出口因为各种民粹渲染,渠道受阻而面临巨额损失,只能通过股市调节从中征收智商税。从这个意义上政府不会让股市崩盘,而是通过恩威并施让股民保持信心,或者维持偷鸡心理,同时进一步下调银行利率来刺激股市,毕竟这两个月来政府的财政税收骤减,与此同时控疫开支骤增。

从长远来看,维稳费用还会进一步高攀,赤字扩大是不可避免,所以股市这个老虎机还会可控波动,作为一个税源的补充持续抽血。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