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百年孤独

孤独是永恒

马孔多的雨季,雨水掩盖的城镇。

香蕉公司已经撤退,在遥远的地方,那个美国佬又恢复了自己的业务,仿佛在马孔多的日子只是一场许多人都做过的梦,譬如,驶向海边的列车载满尸体,香蕉园一望无际还有许多个奥雷连诺,脑袋上都有一个洗不掉的十字。唯一的幸存者回到了善于遗忘的家乡,关于血流成河的事件没有人相信,原本就没有那么一群人,马孔多和它周围的城镇根本就没有他们这些人生活过,因为即使是自己,大家也在怀疑是否是真实的。所以香蕉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雨水以前的马孔多和雨水之后的马孔多就没有区别过,只有一个奥雷连诺了解了这一切,并且不能再在这个马孔多呆下去了。

没有人再提香蕉园和美国香蕉公司,人们的善忘本能彻底地埋葬了一切,香蕉公司,小火车和其它花花绿绿的舶来品。只有那些法国的或者本地的妓女依旧在营业,并且还会生育另外一些奇怪的马孔多土著。雨季正好来临,一个陈旧而且衰老的马孔多必须死去,这块荒芜的土地必须再次荒芜,人们两次发现了马孔多,只是最后,马孔多和它的居民也必须转身两次,发现自己其实从来没有在马孔多生活过,即使那个让鬼魂纠缠着的霍·阿·布恩蒂亚 也从没真实地生活在马孔多。

马孔多只是一个地名,没有实体的地方。一些人来过,有些人离开,出生就意味着必须有死亡,荒芜的土地上疯狂地孳长着植物和人群,仿佛那个有魔力的佩特娜·柯特让奥雷连诺第二的牲畜魔法般地繁殖。马孔多,仿佛就是一个时间神话的漩涡,真实的永远是虚假的,但虚假的却又真实地存在。马孔多的居民更加善于遗忘,第一个创建者死在一个大树下面,唠叨着拉丁语言,在没有任何人了解他的境况下,凄凉地死去。最后一个出生者长着猪尾巴,仿佛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神话故事,令人无法分辨。

确实大多数时候,关于欲望和生存,人生活在其中,永远难以分辨。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