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世事无常

梦想破灭往往在无声无息之时,突然醒悟这个事实。

曾有过不少梦想,回顾时有些莫名其妙,仿佛凭空消失一样,从此不会在出现在脑海日常中。这种放弃究竟是人成长到一点程度时发现当初的幼稚或者荒诞,还是意识到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从而自暴自弃至于自欺欺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例如今年又是一个大的节点,第一次青海湖之旅前稍稍正式地跟父亲聊了未来的打算,包括不结婚这个选项,至少十年内不考虑。从小生活在父母争执吵架的氛围,对之十分反感,因此说到这个事。

事实是恰恰十年之后结婚了,因为突然意识到已经老了,走不动了,迫切想停下来。后来策划川藏线骑行,跟女友说要请长假出发,回来后去领证。这些是放在明面的,还有一个那次对话时没说出来的打算,那就是2020年生日之后做一个自由人,背包客,从此游走在山水之间,人群内外。中间这十几年挣到足够的供父母养老的钱,然后出发走遍世界。从银行账户来看,确实挣到当初预估的那笔钱,然后早已经失去了这个念头,因为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么一个人,而是肩负一个家庭,没有说走就走的了无牵挂,最重要的是逐渐失去了志同道合的圈子,同时失去的是诗意的灵性。

世界变得不那么快,但人却改变得面目全非,人到中年的时候更倾向于回顾前生,因为未来没有什么可期。曾经多彩的生活早已沦落成一潭死水,每天做着同样的事,赚一份理所应得的薪水,然后在睡梦中感觉到心底的绝望和窒息。早已过了挥霍梦想的年华,每一件事都是板上钉钉地确实,然而看起来又多少有些滑稽,仿佛自己被命运玩弄在股掌之间,唯一的区别只是死心塌地或者心存侥幸。逐渐活成一座孤岛,隐没在人群之中,竭力地维持距离,只是不愿意发现背负的黑洞。

想起很多年前写过的一首诗《空心人》,所谓性格决定命运的写照,人与人之间会越来越淡漠,如果说曾经试图寻找到几个志同道合之辈,现在明白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行侠,只是有些人隐藏得更深,即使机缘巧合在同一条路上,离别的时刻不会太遥远,可能就在下一秒。尤其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之后,慢慢地堆砌内心的壁垒,仿佛一位颐指气使的暴君坐困孤城,除了日益萎缩的躯体外别无它物。没有新鲜的事情,旧的友谊藕断丝连,成为通信录上陌生而静寂的头像,或者往事中模糊的配角。

离开太久了,回归暂时还不算太近,在这汪洋里的孤岛,每个人都竭力想抓住一点什么,不论是一块碎木,来自一艘搁浅而废弃的大船残骸,还是一片落叶,时间无情流逝所铭刻的物语。曾经身在其中,现在仍旧身在其中的世界陌生得不容置喙,学会了闭嘴,不论如何呐喊,都只能听到不合时宜的回声,彼岸,或者其它地方,不动声色的嘲讽。终有一天人会倒下,放弃最后的物质基础,化作一缕青烟,来过,停留,并且离去。每个人都是一座桥梁,在这个互相嵌套的世界中竭力地想证明一些什么,最后突然地明白所谓的自证都是空中楼阁,仿佛热力学作用下的分子,在密闭的空间杂乱无章冲撞,自以为参照某种航标,然后不合时宜地发现不过是幻想,发现置身在陌生的海域,等待潮起潮落,带向任何随机的地方。

我是谁,来自哪儿,将往何方?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