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自欺欺人

春色满园

人生是一场匍匐前行的旅途,幸福是永恒的奢望

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鸿沟,足以阻隔真实和事实握手。人活到现在有多少是基于本能,又有多少是所谓智慧的福泽,依然在这条路上跋涉的时候,其实很难区分开来。人不可能认清自己,镜子里的人是那么陌生,以至于惶然此在的真实性。不是不明白现在的处境,然而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挥霍时间,以求得暂时的安宁,须臾的忘我。让自己浸泡在信息流里,佯装成某个节点,这种自欺欺人能持续多久,取决于现实崩塌的速度,也就是外界瞬变的态势。时间不等人,早已白了少年头,在人群中更加突兀。所秉持的理念没能成为现实的指导,仅仅是亡羊补牢的安慰,一而再地在这种嵌套式的心理自慰中沉沦,回顾前生,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儿呢?

时间过去了很久,乡村的十八年,在外求学的四年,还有出来工作的十五年,这些时间戳背后的经历能给现在的生活怎样的正当性佐证呢?仿佛一个法庭上的证人,和被告的身份纠缠不清,在一场审判中不由自主地伪证,因为存在的正当性是同一个,为了脱罪,不有自主地犯下另一桩罪,日积月累,直到最后逃进死亡的怀抱。人生是一场漫长而苦难的旅途,因为经历的积累,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简单明了,存在的意义因此也失去了魅惑的面纱,冷冰冰地以逻辑形式呈现在眼前,曾经的梦想变得滑稽可笑,内心的度量衡早已让位于世界的数字和单位。没有人能够活在孤岛上,然而每个人都处于真实的孤独中,相互之间的事实联系真切横亘之间,然而梵天终究会醒来,一切都会崩塌,我们并不是那么实在的桥梁。

幸福与其说建立在理性之上,不若说是基于偏执,人生是一头双头怪兽,站在此时,一头回眸,一头展望,此在似乎永远被忽略。过往的美好在于刻意抽出了时间的成分,也就摒弃了理性,它的全部功用只是建立此在的合理性。未来的憧憬同样如此,只是更加虚无缥缈从而越来越疲乏。死亡终将成为一种渴望,过去的包袱越来越沉重以至于越来越衰弱的躯体不堪重负,最终面向未来的眸子会闭上,不能给与任何前行的动力,站在当前的人就此倒下。自然规律如此,理性和偏执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不否认理性逾越的可能,但更多是受制于本能的偏执,毕竟在这个越来越纷繁的时代,维持简单的快乐早已证明是虚妄,合理性不再依赖于逻辑,更多是胡编乱造,相信自己所相信的是最简单的建构方式。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最舒适的姿势是顺流而下,不去过问紊流也不掌控方向,在人群中闭上眼睛。然而既然开了一扇窗,明白这种顺势的风险在于随时有触礁的可能,又不得不睁开眼睛,在惶恐和担惊受怕之中挣扎,抓住每一根稻草,妄图证明自己在尽力而为。人生的苦难就在于此,有自知之明然而没有自治之力,放不下包袱,也就不能做出哪怕最微小的航向修正,眼睁睁地看着这艘早已千疮百孔的破船径直撞向礁石。不知道彼时回眸,会不会懊悔,或者只是在惊慌失措中坦然接受命运的裁决?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成为下半生的灯塔,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海市蜃楼的幻象。

尘埃落定的时候,只能祈求还能够自欺欺人。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闲言碎语:自欺欺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