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生活在别处

春色满园

雨水之下,是另一座孤城。

慢慢地生活成了一场场预演,人活成了纯粹的观众,仿佛坐在播放肥皂剧的电影院,偶尔估摸细节遐思一番,大多数时候沉湎于白开水的场景,时间刻度失去了意义。一天天就这样过下去,偶尔用梦想安慰下噩梦中醒来的灵魂,只是为了让它沉湎更深的长夜。不知道他人的中年常态是不是如此乏味,能够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在适当的时候准时出现和消失,一些自此杳无音讯,没有多少新鲜事,每天绕着圈子,和一头拴在石磨的驴子没什么两样。一场倒春寒恰时而至,在这个阴郁的春天,不是阳光不泛滥,而是在内外交织的压抑中不知所谓。原有的乐观一扫而空,担子越来越重,努力想活出一幅人的模样,最后却不三不四,七上八下,向末途跋涉。

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都是这样一种状态,不过分地放纵,却始终不能走上正途,每一个周末都像溺水人眼中的稻草,平日又把注意力放在获得他人认可的事情上,至于长远的规划现在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笑话,戒烟从提出到现在没有任何进展,所谓的日程表是不合时宜的笑话。圈子也越来越闭塞,现在似乎凭空地活在人间,唯一的安慰或许只是女儿在茁壮成长,不由自主地成为桥梁。以前还在嘀咕为什么中年人总是不自觉地夸大孩子,现在明白是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可能,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曾经乐观地认为,上帝闭上一扇窗的时候会给我开一扇门,这没错,但问题是人会一错再错,直到最后打开那扇死亡之门的时候也会身不由己地涉入。

自从春节假期在公司群因言论被同事举报后,慢慢地不在任何群聊群里说话,与此同时停止更新公众号,试图一场于己无关的生活。从G+退出后混了一段时间推特,转战FB,后来也放弃了,没有什么新鲜事,与此同时内心多了不少偏见,这就是所谓的人生经验,活在当下,迷信过去,不敢抬头展望未来。每天同样的路线往返家里和公司,平日类似的时间起床,周末一如既往放纵,仿佛一场永远没有结局的肥皂剧。不关心亲人,也没有朋友,每个晚上做梦不休,满头白发,仿佛老去几十岁。不是没有明确规划,却只是自欺欺人,所以说不说话没什么区别。这些天在路上总是听民谣《孙大剩》,那个曾经目空一切的少年转眼就成为唯唯诺诺的平庸中年,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自己,在言不由衷的话语中一点点地挥霍最后一点生命活力,等待我的是更加焦虑的未来。

海子的三十一年忌辰之时,以前有一些想法,那时候有一个做诗人的梦想,渐渐地明白自己已经沉沦于生活以维持实在,诗意永远只会留存心底某个角落,永远没有出口。那部厚厚的诗集在书架上落尘,还有其它很多书也是同样的命运。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冬天去他的家乡,那是黄金时代的前奏。将来某一天重返的时候,会有什么想法呢?记得那时候在他墓前说过的那句话,你永远留在25岁,而我活到26岁,并将继续活下去。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其间包括一生最美好的时代,留下了什么?回首一地鸡毛的过往,只能安慰自己至少留了上帝给自己开窗的机会,仅此而已。

平白无故的过往,一如既往的未来,此时此地何在?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