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生活在别处

慢慢地生活成了一场场预演,人活成了纯粹的观众,仿佛坐在播放肥皂剧的电影院,偶尔估摸细节遐思一番,大多数时候沉湎于白开水的场景,时间刻度失去了意义。一天天就这样过下去,偶尔用梦想安慰下噩梦中醒来的灵魂,只是为了让它沉湎更深的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