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同一根稻草

杨柳岸

令人窒息的生活,在熟悉而陌生的人群中,强颜欢笑。

这个世界越来越乏味,不是因为没有新鲜的事儿,而是习惯了隐藏,最后连自己也迷糊身在何方?窗外的城市车水马龙,内心里空荡荡,不知道未来在那里,却会恰当地做好下一件事。本能逐渐掌控节奏,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成熟,懂得拿捏时机,也就失去乐趣。每天经过同样的路途上班和回家,转眼大半个春天过去了,看着秦淮河畔的桃花开了又谢,樱花艳了又残,太阳永远从背后升起和落下,不会有任何意外。似乎人生就会这样定格,跨入中年后,所谓的梦想还留存在脑海里,甚至不时会涌动心头,然而正如手头的烟屁股会适时地摁灭,它们不会在不能着地的时间湍流中留下一丝异样的涟漪。很多时候很想问自己:这样不痛不痒的日子还会继续多久呢?

遥想那些年,总会给自己找一个借口,独自去一趟远方,腻味了陌生,再回到熟悉的巢穴蛰伏。前两天在策划今年的旅途,突然很想来一次长距离骑行,去安徽,或者浙江,一个人跨着单车想走多远就走多远,反正就是想来一场筋疲力尽的出发。越来越萎缩的社交圈子,去年解散逐风团队后,似乎又回到多年前的孤独,不过那时至少还有点激昂,生活尚未展开,一切都是那么新奇,现在我的人生还剩下什么呢?一个可爱的女儿,无可指责的妻子,一群模模糊糊的亲人,一份暂时还算稳定的工作,以及一些嘻嘻哈哈哈的同事,人模狗样地佯装正经地活着。这个春天突然喜欢上听民谣,在这个愈发苦闷的中年,更加怀念那肆意的旧日,在路上的风华,与诗同行的旅途。转瞬,物是人非。

这次疫情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因为所谓“虚假”言论,春节其间微信被暂时封号,连带退出了公众号,选择了能够掌控的自建博客网站,更加随意和自由。原本的公众号受众是一拨为数极少的朋友和同事,因为审核的缘故,放一些风花雪月的故事或者阅读感悟,并没有时间戳这个概念,从这个角度上,只是一个过渡。当初从G+退出的时候就在犹豫要不要买个域名做博客网站,只是感觉维护可能更有压力,而工作上本来已经很紧绷,最后选择公众号作为临时阵地,一年多后的微信封号成了放弃的导火索。经过这几周的摸索慢慢明确了方向,不过很明显,博客并没有聚焦在现在。

早已经失去了创造力,不能保障每天原汁原味的更新,虽然一直在写日记,然而大多只是一些乏味的事情。现在的博客文章更多地会从过往故事的追忆。从而让博客成为某种乌托邦,不合时宜的精神慰藉终有一天,不得不屈从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衰弱,过往会以另外一种模样浮现脑海,仿佛一只逐渐泄气的救生圈。不论在这场旅途中抓住多少稻草,都只是让日渐干瘪的精神获取暂时的安慰。这是饮鸩止渴,最后的景象是一个虚弱的人怀抱一只干瘪的救生圈,逐渐被某根稻草所压垮。这就是现在所能看到的未来,因此更加理解“知天命”是怎么一种意思,人都是心甘情愿地走向末途。

某种意义上,救命和压垮骆驼的原本就是同一根稻草。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