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谷歌十年

把希望寄托在不靠谱的地方,不是蠢就是傻。

Google退出中国十年纪念日,推上汹涌了一波怀念潮,其实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信奉“不作恶”的Google,自从中国撤退之后短短几年,它迅速蜕变并继续成长,成为这个时代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十年来,中国没有改变,依然独裁甚至变本加厉,而Google早已转身,从删除“不作恶”信条,到讨好中共的“蜻蜓计划”,总而言之,它做回了本身,一家商业公司就应该以利益为本。当初我们这群人过于理想,或者对于自由过于饥渴,以至于将理性置之脑后,拥抱这种令人难以抗拒的蛊惑。即使如今还有那么一群向往自由的粉丝,在它迅速蜕变乃至原形毕露的时候,因为迷信,仍然抱着当初的执念,以谷粉自居,以基家遗老为傲,显得不合时宜。记得离开基家没什么波澜,在收到其半年后关闭的消息,第二天就转移阵地到推特,虽然还残留一群朋友,然而作为事实上鬼城,早已失去社交的真谛和意义。作为鬼城最后离开的一批人,回首来看,与其说抱团取暖,还不若自欺欺人。

现在推上还有一群人Bio上标明G+难民,所谓难民,有家不得入,有国不得归的眷恋和深爱。不可否认G+的共同经历是我们这群民主自由主义者最美好的回忆,挟着退出中国的决然,赢得倾心而用心经营这个社区。然而如果对自由的热爱不是基于理性,而是迷信,我们和墙内的那群小粉红有什么区别?更可悲的是,有足够的信息来源,不善逻辑思考而只是因为偏爱而迷信,忘记了谷歌是这个时代最成功的商业公司之一这个最基本的事实。挣钱和理想往往是不兼容的,正如多年前说过,经历暴力权力,资源权力之后,当今世界正向信息权力转移,谷歌是第一家,也是迄今为止这场权力游戏中表现最好的弄潮儿,中国是当今第二大单一市场,也是最大的外贸出口国,放弃这么大的商机对一家商业公司而言是何其艰难的一个决定,这大概是我们当时以谷粉为荣的逻辑,而对于其后谷歌一直与党国眉来眼去的事实视而不见,随后删除“不作恶”的信条更是原形毕露。彻底脱掉伪谷粉的身份,后来在谷歌和微软的云端硬盘选择,因为微软更贴合系统而胜出,没有因为过去的美好而偏爱它的服务。

谷歌没有做错什么,它本来就是一家以挣钱为本的商业公司,拉里和布林向华尔街资本鞠躬开始,不论创业的理想如何,都只剩下挣钱的责任。只是当初因为过于饥渴而误解,年少无知尚情有可原,如果现在还抱有什么幻想,只能说党国的洗脑教育太强大。其灌输中国必须一个皇帝管治,否则会天下大乱的邪念;明白其中的荒谬的少数人迫不及待地站在彻底的对面,罔顾规律,非黑即白。现在回头看推上更加脆弱的民主圈,除了偏见和逗逼,几乎看不到什么有益的内容。信息化时代,掌握信息渠道占有天然优势,信息截流和信息轰炸,不仅仅是党国用的娴熟,谷歌这类商业互联网公司也不遑多让,在各自领域里风生水起,某种程度而言,他们没什么区别。对我而言,谷歌的特殊意义可能在于让我看到了一个缤纷而活力的互联网世界,从此就止不住对自由的向往,不过这又会回到那个问题:在一个锁起来的铁屋子里,外面着火,所有里面的人都可能被红焖大虾,你是选择叫醒让他们在痛苦中挣扎,有丁点脱逃机会还是让他们在睡梦里安然死去?

萨特说过: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