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人类不平等的起源

花了点时间重读《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春天。

卢梭是法国大革命的先驱之一,这本书从自然法和社会法出发,论证“人生而自由和平等”的自然法规则,只是受到所处环境的社会法左右,成为不平等的个体。简而言之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思想经过几十年的酝酿,导致1789年法国大革命。当政治制度和经济基础不匹配的时候,法律无法为正义背书,社会不公正随处可见,积淀的怒火需要一个出口,波旁王朝成为牺牲品,国王作为象征送上断头台,为整个制度的崩溃做了注解。

不过推翻这个不公制度只是开始,随后革命党人,尤其雅各宾派的血腥无比的统治,说明了一个人类史上不断确证的道理:最坏的制度往往是大多数人的暴政。这种不得人心的“民主”暴政最终脱离革命的初衷,反转成为拿破仑加冕的独裁统治的基石。在整个革命阶段,原有的道德准则被革命的名义废除,底层民众的人性之恶彻底暴露,革命脱离原有的自由平等理想,最后阴谋者上位。在这个过程中,爱国口号一次次滥用,和一张卫生纸没什么区别。

独裁缺乏时代变更的适应性,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夕,是时正在经历第一次工业革命,资产阶级迅速崛起。然而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阶层认可,没有确立相应的责任与义务。他们迅速取代封建主成为掌握主要社会资源的阶层,而封建主们在这种“世风日下”的环境里仍然试图维持祖传的骄奢淫逸,下层民众则必须承受这种社会关系剧变带来双重压迫和各种灾祸,在“天赋人权”的旗帜下,再加上掌控资源,不满的资产阶级刻意挑动下,很容易被鼓动起来造反。

卢梭的理想社会模型是诸如日内瓦公国那样的小国寡民,这种模式源自于古希腊,在他所身处民族国家兴起的时代,不合时宜。曾经强大的雅典和斯巴达有过击败专制波斯帝国的荣光,但很快匍匐在马其顿方阵面前。日内瓦的存在正如他的献词所言,受益于其地理环境,比较而言“小国寡民”对民众会更公平,不过人类的社会属性注定这种模式不稳固,罗马的扩张就是例子,从这个角度而言,乌托邦永远只存于理想之中,缺乏自省的参考,从而僵化,最后反人性。

某种意义上,不平等才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