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普世价值

遥想多年前在Blogcn的时候,很喜欢那种风格,一方面没有完全变成愤青,同时言论稍稍有些自由,虽然有些文章会审核和删除,总体而言,还算满意。

大约是那个时候普遍的心态,生活水准正在逐渐改善,同时言论钳制有放松的趋势,尤其是影帝的“普世价值”论出来后,似乎党国有逐渐放开舆论管制,借着经济发展的浪潮逐渐民主化的企图,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随后的金融危机,以及维尼熊在墨西哥的“三不论”出来,Google退出中国是一个象征,从此我们又恢复到89后的境况,并且自由度日趋恶化。维尼熊近十年来一直苦心经营,有登基为帝的企图,尤其是去年修改党章,容许无限连任之后,大有学习北边普大帝,然而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边玩二人转不亦说乎,直到玩得俄罗斯民众实在不能忍受,然后才揭开无限连任到2036年的盖子,也就是说普大帝准备在克里姆林宫寿终正寝。这边包大帝更加直接点,取消连任限制,也是打算在中南海奋战到生命最后一刻。只能说权力这味春药的魅力无限,自古以来就不乏执着痴迷者。不过到了二十一世纪,信息技术高度发达,如果不回到闭关锁国的境地,诸如朝鲜那种状态,如何能确保稳定呢?

俄罗斯的现状不清楚,但至少地广人稀,可以自绝于世界依然能维持自给自足。这一点已经不适合工业化,尤其是挟裹在全球化浪潮中的党国。现在脱钩已经开始,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希望逆转全球化的这种趋势。对于美国而言,产业链的转移导致社会处于空中楼阁的境地,也就是说受制于人,尤其是这次疫情,更是一面镜子凸显了这种现状,大部分的医药原料都是跨国公司设在中国的工厂生产,中国受疫情的影响导致全球医药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如果中国是民主国家,这种现状还可以接受,毕竟有各种国内法和国家法的制约。然而这二十年来,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并没有想象中的法制社会的建立,相反维尼熊的权利欲不断膨胀,有走向帝制的企图。跨国企业捡钱的日子也会到头了,同时也恶化了美国和欧洲国内的经济环境,一方面是996为纲,大肆压榨员工以获得利润,一方面是天天上街争取更好的工作环境和待遇,资本家们用屁股也想得明白,应该把资本放在哪里。同时对于中国而言,既然已经取得了一定优势,如果不能转化为包大帝的登基的胜势,也是徒然,墙越垒越高,其实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脱钩。

殖民地体系的建立,让大英帝国内部贫富差距急速扩大,一方面大腹便便的贵族,腰缠万贯的冒险家活跃在宫廷,一方面贫民窟惨不忍睹的现状,最终争夺殖民地又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最后葬送了这个有史以来全球最大的帝国。现在这种趋势同样也出现在当今欧美,资本家在中国以及其它新兴国家大赚其钱,从而导致贫富差距继续扩大。从数据来看,世界顶级富豪的财产在高速增加,毕竟有钱人更善于利用金融工具钱生钱。贫富差距到了某个临界点,矛盾就会激发出来,到时如何转移视线就看政客的表现,中美脱钩的贸易战已经两年多了,现在虽然暂时被疫情的消息所掩盖,然而疫情同时也暴露了这种无视政治环境,只追逐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全球化的致命弊病就在于相互之间的链接并不是那么环环相扣。 因此之后几年时间的世界政治的主题可能都是如何脱钩,各自完善生态链,至于最终会是怎样一种冷战或热战状态,暂时还看不清楚。

“政治不正确”回来了,人类在螺旋上升或下降中。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