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感:都柏林人

回首这十多年来,逐渐和诗歌说再见,一方面是对国内的诗歌不太感冒,不排除有很多佳作,只是有时候感觉过于后现代的太夸张,不在自己审美视界里;另一方面对于翻译的诗歌,总感觉带入了一些杂质,然而又没有能力,或者耐心去看原版诗歌;当然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沉睡,已经很难写出优美的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