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吹哨人

万岁万岁万万岁

别说道路以目不是梦,那才是真正的中国梦。

吹口哨的人早已烧成灰,外面阳光灿烂,百花争艳,一片岁月静好的景致,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你得蒙着耳朵,闭上眼睛。丧事变成了喜事,这是一贯的传统,面对此起彼伏的“感激党恩”的大潮,某人终于现身武汉,一派和谐盛世,风景这边独好。当初派了老二安抚民心,据说闹出了摆拍的笑话,这次连群演都没了,全体主演集体上阵,全方位无死角地抢占有利机位,导演提心吊胆到最后,终于松了口气,准备回去领奖章。

吹口哨的人虽然没了,但是哨音犹在,从最初发现冠状病毒传染性,到最后公布延迟了十几天,而距离封城则只有几天之遥。这说明政府早就清楚疫情的严重性,只是为了保经济不惜冒险,正如当年的SARS,如果说当年没有完善的上报机制,稍稍还有点借口,现在回过头来看,1月3日通报美国,1月7日政治局讨论,到1月20日正式发出警报,1月23日武汉封城,中间甚至有几天零增长,稍稍有点脑袋都知道,这就是所谓“政治正确性”。

封城这个决策的对错无法评判,遭受封城之痛的武汉居民还没缓过神来,各种“被感恩”扑面而至。如果当初没有无处不在的网络言论审核,没有政治警察的训诫,恐怕李文亮等人的警哨立马会惊醒众人,疫情也不至于这么严重。虽然官方公布的感染人数不多,死亡率也很低,但众多名人去世表明灾难应该不止曝光的那么少。在这个当口,要求封城后忍受物质短缺,物价飞涨,生离死别的武汉居民感恩,看来导演只有一个目的:演戏。

“皇帝没有穿衣服”,一个小孩子叫起来了,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丹麦。现在生活在这个和谐大国,如果不懂摩尔斯码,没有学会表情符号,或者不能倒背如流,恐怕即使有个小孩子在网上说出那句话,看到也是莫名其妙。今天网络流传各种奇葩文,足足已经有十六种之多,据说都是哨音变异版。只能说导演太投入,场面很宏大,有着逆天野心,只可惜主力演员实在不够用,群演不敢上,场面没有烘托起来,反而落花流水一团乱泥的节奏。

年轻的时候觉得指鹿为马很可笑,慢慢地生活教会我,其实那是一种聪明,或者说至少是正当的。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本能,有些人可以为真理牺牲,更多的人选择苟且偷生。吹哨子的代价那么大,轻则自毁前途,重则家破人亡,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人能够站在道德的高地批判他人,唯一能做的是给吹哨人善意的一瞥。因为正是这么一群人,我们还能稍稍看到一丝光明,也正是因为他们,我们能够意识到身处的社会是如何暗无天日。

没有批评的自由,能够奢望的只有不赞美的缄默。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