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中年常景

油腻中年

整个世界在某个嬗变点上,应该做出某种抉择。

一切的幻想都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现实,它本来就是事实,只是因为理解的原因,变得不合逻辑。这个世界上人能够保留的只是某种态度,其它的都是身外之物,不论过着怎样一种人生,百年之后都同样淹没在纷纭的故事之中,在岁月中褪色,最后汇合成隐喻。人习惯性地往前看,实际方向早已定下,如果没有意外,每个人都会按部就班地遵循本能走下去,成为人类这个集合的桥梁,相互嵌套地在时间的河流里游荡,永恒不是奢望,而是无尽的无望。

经历这个漫长的禁闭期,想起了加缪和他的《鼠疫》,某种意义上生活正如所期盼的那样,工作逐渐有些起色,慢慢地积蓄一些自信,然而也从未如愿以偿,因为愿望并不是基于当前,而是之前的节点。在这个流变的世界,能够抓住的往往并不是真实,而是更贴合语境的现实。每天走在路上,秦淮河畔,看着柳条萌发绿芽,梅花开了又败,办公楼前的蔷薇一季又一季轮回,听着民谣,想着内心沉寂许久的愿望,远方越来越奢望,并不是不能抵达,而是无法形神俱在。

身边人越来越陌生,甚至不清楚自己何在,放纵并不能带来快感或者痛感,文字成为唯一的安慰,似乎也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倒骆驼和救命的同一根,成为活者世界的象征。不愿意并不是代表试图改变,需要一点驱动力,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成为最后的奢望。活成自己曾鄙夷的哪一类,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这就是莫名其妙的中年常景。

人的自知自明基于过往,某种意义上也是那无从摆脱的惯性使然。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