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中年常景

身边人越来越陌生,甚至不清楚自己何在,放纵并不能带来快感或者痛感,文字成为唯一的安慰,似乎也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倒骆驼和救命的同一根,成为活者世界的象征。不愿意并不是代表试图改变,需要一点驱动力,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成为最后的奢望。活成自己曾鄙夷的哪一类,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这就是莫名其妙的中年常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