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自欺欺人

幸福与其说建立在理性之上,不若说是基于偏执,人生是一头双头怪兽,站在此时,一头回眸,一头展望,此在似乎永远被忽略。过往的美好在于刻意抽出了时间的成分,也就摒弃了理性,它的全部功用只是建立此在的合理性。未来的憧憬同样如此,只是更加虚无缥缈从而越来越疲乏。

闲言碎语:生活在别处

慢慢地生活成了一场场预演,人活成了纯粹的观众,仿佛坐在播放肥皂剧的电影院,偶尔估摸细节遐思一番,大多数时候沉湎于白开水的场景,时间刻度失去了意义。一天天就这样过下去,偶尔用梦想安慰下噩梦中醒来的灵魂,只是为了让它沉湎更深的长夜。

走路的鱼:人生的无望

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鸿沟,足以阻隔真实和事实握手。人活到现在有多少是基于本能的应激反应,又有多少是所谓智慧的福泽,依然在这条路上跋涉的时候,很难区分开来。人不可能认清自己,镜子里的人永远是那么陌生,以至于惶然此在的真实性。

河岸笔录:谷歌十年

谷歌没有做错什么,它本来就是一家以挣钱为本的商业公司,从拉里和布林向华尔街资本鞠躬开始,不论创业的理想如何,都只剩下挣钱的责任。只是当初我们因为过于饥渴而误解,年少无知尚情有可原,如果现在还抱有什么幻想,只能说党国的洗脑教育太强大。

阅读随感:人类不平等的起源

卢梭是法国大革命的先驱,这本书从自然法和社会法出发,论证“人生而自由”的自然法规则,只是受到所处环境的社会法左右,成为不平等的个体。简而言之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思想经过几十年的酝酿,导致1789年法国大革命。

河岸笔录:普世价值

大约是那个时候普遍的心态,生活水准正在逐渐改善,同时言论钳制有放松的趋势,尤其是影帝的“普世价值”论出来后,似乎党国有逐渐放开舆论管制,借着经济发展的浪潮逐渐民主化的企图,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随后的金融危机,以及维尼熊在墨西哥的“三不论”出来,Google退出中国是一个象征,从此我们又恢复到89后的境况,并且自由度日趋恶化。

阅读随感:都柏林人

回首这十多年来,逐渐和诗歌说再见,一方面是对国内的诗歌不太感冒,不排除有很多佳作,只是有时候感觉过于后现代的太夸张,不在自己审美视界里;另一方面对于翻译的诗歌,总感觉带入了一些杂质,然而又没有能力,或者耐心去看原版诗歌;当然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沉睡,已经很难写出优美的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