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一点遐想

个人推测,武汉地方政府第一时间做了上报,毕竟锦衣卫遍布的当今,对民众肆意瞒报,对上层则是坦白无比。

不过内忧外患之下,某人妄想稳定保增长,“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马仔怂恿下,祭起拖字诀,正如中美贸易战的策略,春节后处理。可是特朗普一点不给面子,病毒没有政治纪律性,血崩!在集权体质内,除了金字塔顶端的那位,其它都是标价待售的货物,只是代价不同,正如曹孟德“借头一用”的典故。能在体系里混下去的,如果没有裙带关系,基本人精。碰到这种事。第一时间上报,然后等待指示。某人既然掌控全局,也就意味这必须担当所有责任。如果没有国家资源,恐怕武汉市长到现在都不知道遭遇的是SARS的同类,新性冠状病毒,至于网络传播的美日阴谋论,或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暂时没有直接证据。

现在关注从第一例确诊到现在近两个月时间,政府对疫情的应对都是冷处理,不论直接授意,还是定下“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使然,最终酿成了现在的大祸,封城的代价和后果会慢慢地在经济数据呈现。某种程度上,武汉市长到目前没有被撤职,侧面上印证了他只欺下,没有瞒上,不论从那个方面讲,作为体制里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没必要担当欺瞒上级的责任,既然上面定了红线,按照要求上报,同时忠实执行政策。至于将来会不会秋后算账成为替罪羊,则是另当别论,另外一桩“借头一用”的轶事。

集权政体的稳固往往意味着必须有一支直接听命高层的第三力量,正如纳粹德国的党卫军,以及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某朝有很多这种组织,诸如国宝,武汉政府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阻止疫情报告上达高层。问题的关键是某人和他的马屁精智囊团的应对,处理非洲猪瘟极其失败,同时被川普各种挤兑,在国内经济日趋下滑之际不得不接受城下之盟,“稳定压倒一切”成了不可逾越的铁规,再就是党国传统的“把丧事办成喜事的传统”,消极应对。然而即使到了这个局面,还是不敢亲临前线提振士气,遥想当年长者站在了龙王庙,面瘫直接在汉江干堤上带队死守,现在终于派了冷藏数年,各种罢免谣言缠身的二把手上阵,一方面政治上输掉气势,再就是必然面对那个抉择:朝鲜还是台湾之路?前者貌似水到渠成,后者似乎已经不可挽回。

武汉在500万流动任人口返乡之后封城,这可能是网络上广为诟病的事情,但是试想1500万人口的大城市,如果这些挤在集体宿舍或者狭小出租屋的学生,外来务工者留在城市,一方面是极大的传染受体,再就是经济上根本无法承受,他们不可能准备在武汉过春节的食物储备,同时居住环境存在极大的交叉感染概率,活命的压力下,会出现极大的社会不安定状况,甚至会出现必须依赖军队弹压的局面,当然放任这些流动人口返乡,会造成更大的疫情传播,但总比血腥围堵更为可取。不论这个决策是顺势而为,还是有上述考虑,从人性而言,更为合理。即使这样的状况下,依然出现武汉病房数量以及医疗物质不足的状况,疫情远远比报导出来的严重,一个医疗资源全国前几的城市无法承受千例确诊病人的隔离诊治,缺乏逻辑。

党国从来不会汲取教训,毕竟它们不需要对人民负责。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