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2019年终总结

新年寄语:人在中年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人生过半,回首往昔和展望未来,这大概是最安逸同时也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安逸是源于对世界的漠然,逐渐明白了很多事情不是不可以而是付不起相应代价;压力来自于生活,放眼四周,再没有人可以倚靠,唯有砥砺前行一条路。
过去一年是转折点,从女儿出生到现在近一年半的时间,人变了很多,再回望过去,说不出的感觉,遥想前几年沉湎于网游,是对于人生无力的反抗,还是彻底的绝望呢?总而言之,挥霍之后一地鸡毛,只是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窘境。
每个人都只有短暂一生好过,正如那首古诗所言:人初生,日初出,上山迟,下山疾。随着精神的倾颓,对世事逐渐淡漠,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成熟,明白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偶尔心里嘀咕:这难道不是自欺欺人,视而不见的逃避吗?
现在是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去年生日时萌生整理和完善人生体系的想法,到现在逐渐成形,希望在下一个生日之前能够最终成为后半生指导性的纲领和原则。前半辈子过的浑浑噩噩,不明不白地站在了中途,希望老去的时候回眸能明白人生何谓?
期望新的一年里逐渐养成好习惯,早睡早起,遵守作息规则,不再通过游戏麻醉自己,和女儿建立良好的互动,培养观星的爱好和技能,在工作上有所突破,同时精神有所寄托。

暮色百家湖

穿过冬天,继续彷徨在人群之外
来到这座城市已经一年多,没有丝毫融入的迹象,或许因为衰老带来的漠然和麻木,或许因为自卑或其它莫名的缘故,龟缩在幻想的阵地上,仿佛堂吉诃德,和子虚乌有的敌人血战三百回合。每天走在同样的路上,遭遇不起波澜的面孔,然后疲倦地回到空洞的房间,开着温暖的空调,抵御发源于内心,弥漫而出的寒意。从来没有如此地孤独,最后一个窗口也亲手关上了,似乎漫长的下半辈子,余生都被将被拘禁在自我构筑的牢狱中。
经历过从岭南到江南的几次职场,似乎都是同样的路子,不论长短,这次似乎也不会例外。来这家公司到现在一年多,第一次拿年终奖,绩效谈话的时候告知比较高,又经过一次额外的加薪,拿到一笔感觉还算丰厚的奖金。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大概是每一次都不那么名副其实,总是在个人魅力,而不是真正的工作上有所突破,现在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否有机会,或者有信心扳回局面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人生长远规划。
等待新年,继续老去,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注入生活。入手天文望远镜,试图开拓一片新空间。现在的双城记,至少有那么一丁点自由,不过从岁末年初几次过来,似乎老婆有带女儿常驻的倾向。结婚到现在大约四年多时间,依然没能适应家庭生活,甚至女儿出生也没有改变局面,和众人在一起总是非常压抑,总感觉时间如一块碎裂的玻璃渣,拼不出原本应有的人生模样。

雪落秦淮河

大象席地而坐,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个诡异的世界,人与人之间有种微妙的关系,满洲里的那头大象和某个北方小城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呢?正如事实与现实之间永远隔着无法逾越的鸿沟,然而当你出发的时候,那头大象就蹲坐在你身边,仿佛亘古以来就是这样一种姿势,只是从未在意。
这是个逻辑的世界,嵌套式的结构,没有一件事的因果紧密贴合没有缝隙,似乎一切都是无可避免或者永不遭遇,但是只需要某一只遥远而陌生的蝴蝶,扇动它的翅膀,所有的逻辑都会土崩瓦解,瞬间成为一个悖论世界,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孤岛,互不相扰。
一些事情不经意地发生,就有其含义,对我而言,不论如何地不愿意,都必须接受,至于内心的挣扎,或者说抉择,都只是一种调和的手段,一面佯装,一面默认。春节前夜发生的事情,意味着必须和过往做一个切割,愿意或者不愿意,都只有一个结果。
回头的时候看得更清晰,不是因为视角不同,而是了无牵挂,因此不会聚焦。回顾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走的总是那么决绝,既然已经明白不会结果,那么花儿再艳也了无意义,这是从那些圈子脱身的缘故,对我而言,感情始终是玄妙的,适合快刀乱麻。
最后能够依靠的往往是共同患难的兄弟姐妹,人这一生能够快意恩仇的时间并不长,随着年岁增长,变得世故之后,一切都会用利益的眼光来衡量。不论是知恩图报,还是恩将仇报,背后都有一条清晰的脉络,只是往往视而不见,从而怨天尤人,仅此而已。

溧水马拉松

群星之下是故乡,星河内外觅归宿
一年多前定下的大方向,现在走出了第一步,永恒轮回的含义到现在也未能体味清晰,模模糊糊地包含着平衡的意味,过去的欠债需要偿还,过去的播种也有收获,人生是一场平衡和平等的过程,至于背后左右这个规则的是什么,我们无法也不需要去明了。
溧水半马,南京马拉松之后的收尾,一切都结束了,还有更多的往事会在人生中途这个当口了断。至于有没有新鲜的血液,虽然担心然而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断。毕竟不是每个圈子都有机会正正经经地道声再见,在人生这条单行线上,孤老是唯一的结局。
公司出了一些事情,是关于合规方面的,让我明白当初那个决定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本性驱使。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重新回归了技术之路,现在不能说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然而最契合本性。遥想那些年那些事,如果稍稍放开一些,就是另外一条道路。
挥别一个圈子,也是跟黄金时代告别,G+,走好!2011年底加入到2019年初关闭,曾经的伪谷粉成为路人,都是相互之间的选择,最初选择这样一个开放平台,是汹涌的激情使然,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在只剩下一地鸡毛,因为我们都已经老去。
在最美的时候遭遇,那么应该不那么老的时候道别,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不想一本正经地老去,宁可老得一塌糊涂。陆续地和过去告别的时候,体味这句话更加深刻,在这个世界上,这辈子能够坚持的只有一种态度,至于其它的,都是身外之物。

阁楼上的Sinue

暮色之下,请熄灭我,生铁和雨水的光
策划环青海湖骑行,和逐风团队告别。所有故事都需要一个句号,正如人生有一个终点,仅仅针对所专注的方向维持开放的结局,从上半生的发散到现在的收敛,走上一条闭环的路。逐风是一个跨不过去的坎,不能说和小伙伴有多默契,只能说一起经历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足点,也有自己的底线,在旁人看来我总是那么随性,只是因为没有交集,不会有冲突。在家人眼里我又是那么不近人情,到现在还不能适应所谓正常的家庭生活,依然沉湎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只是稍稍变通,犬儒和斯多葛的区别。
一场玩笑之后的反思,坚持态度并不意味着要将这种态度强加于人,否则一不小心就踩到别人的尾巴,尤其是网络平台。很多宣泄只是一时情绪驱动,日积月累,然而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厌恶甚至放弃现在的模式,毕竟不是每个人不是凭空走到现在这境地。
猥琐发育,别浪。慢慢地准备退出所有的社交圈,只留一个呼吸的窗口。所有事情都有两面性,并且是完全平衡的,抉择源于对未来的规划。人到中年变得更有耐性,所谓的如愿以偿的代价并不是自己愿意付出的,眼前的得意往往需要后面的失意弥补。
每个人都有过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流逝。也只有等一切过去的时候回味,才明白人生是一条单行道这句话真正的意义,并不是我们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和同一个人,做同一件事,而是回不到那时候状态,那种基于开放从而乐观的心境。

芦苇青青,夕光正好

莫名其妙的躁动,在五月花开的时分
能够抓住的只有尾巴,经历流逝的缺憾,才会懂得珍惜,然而这种珍惜是多大程度出自本性,恐怕也很难明了。开到花事荼蘼,春天已尽的时候,想起那些曾经的事情,在脑海里只剩下模糊影子,错过的故事,路过的人生,人应该如何地自明呢?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掩盖在纷繁阅历的冰山之下的永远无人窥见,显露出来的又被各种捏造成各种世俗的模样,仿佛我们的人生就是循环中无足轻重的一段。无尽的误解,相互的漠然,或许只有生命尽头才能彻悟,这会不会太晚呢?
转眼在这里定居已经快四年时间,离开已经箭在弦上,什么时候发生还说不清楚,昨晚梦见我们离开,没有悦悦同行,不折不扣的噩梦,她出生在这里,一个宿命的意外,不是她,或者会是别的人,然而注定是我们相见,希望别离的时候也有她在身边。
爱国这个话题对我而言已经过于遥远了,大概十几年前,最后的一丝爱国热情在阅读所培养的独立思维中瓦解,从此成了一个纯粹的旁观者,没有选票也就断绝任何爱国可能,现在看着各路小粉红,是该给他们的喧嚣鼓掌,还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呢?
机械化的组织,生活其中的人们顺乎逻辑然而又悖乎逻辑,这些并不遥远和陌生,甚至加速接近的趋势。我们也生活在这样的时代,黑白不辨。人类历史似乎就是无尽循环中印证荒诞,魔鬼无处不在,因为这本是地狱,1984。

诀别青果巷

不得不装傻的年代,真傻就是致命的
你想成为什么人,和你是什么人,总是隔着一条鸿沟。小说家最喜欢的是卡夫卡,总算也喜欢他的故事,但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月亮和六便士》,推广到其它领域,诸如哲学上阅读最多的是尼采,但最喜欢的是斯宾诺莎,人总是矛盾因而清醒地活着。
忘记了季节的变迁,如果不是暑热难耐,恐怕会记不住凛冽寒冬曾经造访。这就是故事的中途,每一天齐整如牢狱,不论气候如何变迁,内心酝酿着一场越狱的企图,又没有决心逃离,反而因为物质的丰腴沾沾自喜,这一切意味着人生到了收敛的时期。
还记得卡帕那句话:人不能为了为自己不开心的事情所羁绊,挥霍一生。失去了希望之后,选择了结婚,但是明白内心从来就没有放弃,然而现在这模样,就是一直在给自己找不开心。人生就是从一个坑跳到另外一个的过程,乐此不疲,啼笑皆非。
十年前,从岭南到江南,揣着满心的期盼。那时候还年轻,人生没有完全展开,随后就是黄金时代,回首这十年,蹉跎了很多时光,因而活到了现在,成为一副非我的模样。从岭南到江南带着一只小行李箱,放了一半的书,离开的时候是一货车的家什。
悲剧从夏娃吃了善恶果的时候就注定了,回望和审视自身是一个艰难的话题,否定和建构正当性顺理成章,没有人能够从异于自己的视角旁观自身的人生历程,然而每个人都试图借别人那面镜子来看清自己,不可避免地陷入失真的境地,毕竟生命短促。

再见!逐风

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
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而是不可抑制内心的好恶,从而让生活一团糟。前一段时间在思量过往的经历,有点惊诧自己为何还能如此一本正经,一个还没有放弃童心的老男人固执而幼稚,居然好端端地活到现在,只是现在问题摆在眼前:好运能够持续多久呢?
每天走在河畔,看着朝阳,夕阳或者雨水,乌云的秦淮河,想象力的贫乏,或者说很难深入,看着凄凄动人的景致没有词语。随着年岁的增长,脑袋里塞进了太多的东西,这保障了自己在这个时代不算太糟糕地活下去,同时也阻绝了任何梦想的可能。
有两个方向,要么余生如黑暗时代一样地沉没,或者从此脱离人生的牢狱,站在人生的半途,仿佛一个十字路口,黑暗或者光明在于抉择,回过头看,每一次选择都是合理的,愿意付出的代价等同于收获的现在,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付出,是问题的关键。
这一年来的个人主题一直是道别,和过去做切割,首先是从形式上,然后是心理上,至少从外貌而言,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能够傲气的文青,现在写日记都能感觉到字句淤塞,表意不清。并不是大脑在衰颓,而是人的注意力有限,不能发散在太多的领域。
火星有火星的归宿,繁星有繁星的故事,很多人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遭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迹,以前有共同爱好的纽带,随着各奔东西,只存留一段回忆在脑海:我们曾经年轻,激情万分,直到有那么一天不得不屈膝于时间的威逼,分道扬镳。

生日快乐

风景的迷人之处,只在纯粹旁观之时
一个人携带一双旁观的眼镜,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潜行和截取生活的美感。也只有在这样的旅途中,才能远离日常生活的桎梏才可以随心所欲,虽然只是一两个小时,甚至更短的放风间隙,还是可以完全放开身心,沉湎在某个虚构然而真实的故事中。
回顾几天前暑热的南京,稍许的激动,然后青海湖畔,各种纷繁的叨扰,西安喧嚣的回民街,还是华山顶上的风雨交加,每个人能获取的美感和投入的专注相关,而我在这场旅途中投入了多少呢?每一次不是独行的旅途,都会相当地乏味,这次也不例外。
每一次长途旅行回来,都需要一段稍稍漫长的时间来平息内心的焦躁,因为旅行,风平浪静的生活突然出现很多缺口,不得不回眸过去,审视自己和环境。至于这种躁动能持续多久,最终的问题只是屈服于时间的速度,而不会有任何其它什么意外的结局。
二十年的时间让我能够更清晰地看见人生是怎样的一条道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获得对等的收益。一条单行线走到现在是一种冥冥中源于本性的必然,用了二十年才真正彻悟这条道理,对人生的感悟才刚刚开始,是否彻悟只有离开人世的时候才会知晓。
悦悦的第二个生日,也是第六生命的两周年,永恒轮回的涵义何在?或许走到尽头才会明白。小家伙茁壮成长,这或许是现在唯一的安慰,毕竟生活一如既往地混乱,工作也不见有多大的起色。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不自觉地成为某种沟通时间的桥梁。

茁壮成长

抑郁的灵魂,和无可安放的幻念
关于故乡,认识有限的几个人,记得有限的世事。偶尔回去,也不怎么走亲访友,在人脉社会,始终是一个异类,因此比他人活的更为艰辛,也因此更加顽强。这是一种源于本性孤独感的使然,不是没有温暖,而是习惯性地选择自由,从而拥抱冰冷。
从“人择原理”的角度来说,我们正在度过的一生是所有可能的人生中最好的一个,至于是不是如此,因为不能分身两处,在异次元的可能做比对,可以心安理得地安慰自己,直到老去的那一刻来临。然而在回眸的时候,是否认可这种自慰,谁知道呢?
人到中年有种刹不住车的感觉,更多是因为责任,而不是作为理性或感性的引导。知识储备和源于激情的灵感在衰老的过程流逝,尤其是后者,圈禁在生活的藩篱之中,早已难觅踪迹。厄运什么时候降临,明白无误地只是时间问题,一步步地正在逼近。
曾经有那么一股傲气,总要争个你死我活,到现在对很多事情都能坦然面对,这究竟是一种人性的升华,还是堕落,很难定义,但很清楚这适配自己的年龄段,因为失去了底气。至于之前的所谓底气有多少是自信,而又有多少仅仅是基于无知的乐观呢?
这是个平衡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可理解,只是不在合适的视角审视,才有种种不可理喻。生命短促,我们倾向于抓住眼前的稻草诸如财富,爱情等等身外之物,即使明知道百年之后不会带走什么,再壮观的墓碑不过是后人嬉笑怒骂的地方,依然不可自拔。

猥琐三贱客

老的一辈逐渐凋谢,新的一辈茁壮成长
特意赶回老家参加葬礼,一方面是长久的压抑需要一个出口,现在拖家带口不想在十一出去挤人,再就是和过去告别,葬礼和婚礼一样是习俗中最重大的两件事,传承和延续,死亡和中断,一茬又一茬的生命被收割,同时一茬又一茬积蓄茁壮成长。
斯多葛和存在主义,它们都是在人类精神低潮时期,收回投往大众的目光,重新聚焦个体,从这点而言,斯多葛信徒和存在主义信徒没有差异。在这个纷繁的世界,人类已经早已不适合拟人化神话,在普遍愚昧的时代,超人格的神祇更有现实意义。
一段尘封的往事慢慢浮现,关于青春。九把刀说:我喜欢那时喜欢她们的我。曾冲动地做过许多可笑的事,为引起心仪的女孩子的注意,后来女孩子的印象模糊了,往事却成为记忆的结点,永远不会消退。这就是青春,注定错过和必须被记忆的故事。
三十六岁的生日,人生从这里切割,往前半辈子回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往后大概也不会有。在这里画一条线,早已没有“明天会更好”的天真,“追忆似水年华”也不会纯粹,只是为了稍稍减轻背负的重担,轻装前行。是否如愿,谁知道呢?
不是没有脱逃的可能,总是探出头然后迅速缩回熟悉的场景,继续岁月安好。人贵有自知之明,超车换道需要足够的魄力,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的这样特质,于是在一次次随波逐流中慢慢失去活力,回眸过去的路途,不曾没有机会,而是一贯畏畏缩缩。

汤山红叶

回眸青春,不曾牵手而弥足珍贵
上一次丽江之行,如果发生了一些事,大概现在也不会回味,如果在香格里拉有过肌肤之亲,或者在长春冲动之下香玉在怀,人生会走在另外一条主线上,然而那也就不是现在这个视角回味往昔。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结局,最终选择的都符合本性。
情欲是天生的特性,就有其正当性。所谓礼仪是表面文章,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嗜欲的黑洞,只是在现实中愈加地收缩。遥想之前的故事都是单主角,现在全部转移为多主角,某种意义上就是对现实的妥协,毕竟明白现实之所以为实在是因为时空立体。
慢慢地断了联系,因为那晚的尴尬,还有其它一些原因,我们插肩而过,在各自的路上愈行愈远。正如所有那些无疾而终的青春往事一样,成为那个时代的注解。年轻而活力,不了解真的想要什么,基于荷尔蒙的冲动驱使,做出可笑或者可悲的事情。
人生仿佛一块越来越坚硬的顽石,难以铭刻时间的絮絮低语。有时候看起来仿佛坚强无比,实则只是隐藏厚重外壳下面苟延残喘,一个小小的意外就会让人原形毕露:衰弱的躯体,敏感的心思,以及莫名其妙的自尊,崩塌只在不知何时的某一瞬间。
我们就这样径直地长大,直到某一天,例如这样的冬日午后想起那些字迹模糊的纸片,它们是人生故事里不重要,然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人生没有如果,我们不是在别的地方,玩别的游戏度过童年,那些雨天折过的纸船是其中的一部分。

人生的智慧

人生就是以全部的智慧对抗死亡的过程
现在走在路上,情欲还是和二三十年前那样汹涌澎拜,遭遇的每一个年轻貌美的异性,都会驻留目光几秒钟,内心有些出自本能的冲动,然而很快地转移注意力,在下一个目标身上,或者专注在其它事情上,从而阻扰任何故事深入发展的可能性。
时间失去了穿透力,坚固的城防线后面,是一颗麻木不仁而且异常固执的心:对过去耿耿于怀,现在不知所措,未来漠然以对。这就是我的中年常态,或许其他人也差不离,唯一的差别可能是没有放弃对过往的执着。其实所谓的个性,差异微乎其微。
对于短促生命的人而言,在时间长河的某一瞬间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改变着时间的方向,然而从每一个个体而言,都是卑微,没有存在感,名人也同样如此,在人类历史上有过决定性的作用,然而拉开到宇宙的尺度,只是恒河沙数中微不足道的一粒。
从生活中汲取智慧,只是为了获取面对死亡的淡定和理解。或许不会像苏格拉底饮鸩后说的那样,他描绘一个脱离丑陋现实的永恒世界。正如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永恒不是奢望,而是无望。现在更能理解其中的意义,因为需要全部一生的时间去印证。
忠实于本性,懂得并果断取舍,才能在这条越来越狭窄的路上收获想要的果实。很多时间都挥霍在双方的僵持之中,即使明白只是站的位置不同,决定了视角与观点不同,却依然不肯脱身而出。然而世界是公平的,不懂得退让,也就没有进步的空间。

年终总结:咎由自取
每个人都带着所有的过往展现在当前,同时基于逻辑的关系和未来产生联系,人生全部经历都只有一种意义:咎由自取。
这或许是今年最大的感悟,回顾往昔,时间的脉络逐渐清晰,很多事情做出的选择,当时看起来有些随意,实际上是对环境的理性与感性的双重反应的糅合。只从逻辑而言,这些抉择的理由似乎不应该成立,但那是忽略了感性成分,毕竟记忆往往会剥离环境。
我们长成现在这副模样,是短促的生命中自行的抉择,环境可以塑造性格,也是基于和内心的互动的结果,本能在这之中起到的效果越来越微弱,到了人生中年这个当口,过往脉络就是顺利成章,在这这短促的一生,“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回来了。
咎由自取这个词没有褒贬,只是说明了因果关系,正如选择在牛首山这个佛教圣地跨年,背后的含义虽然现在并不明了,但佛教的因果轮回无疑是契合咎由自取这个观念。个体,圈子到人类集合,乃至世界万物,极致宇宙,背后没有超自然的存在,只有因果。
回顾这一年来的故事,甚至所有留存记忆中的往事,曾经做出的选择决定了现在,同时现在的抉择又左右了未来,这些选择背后基于自由意志的成分有多少?不是或多或少,而是根本不存在。意志自由针对的是本能,都是因果的一部分,只有或明或暗的差别。
人生的中途,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惋惜过往抉择的失策,而是着眼于如何调和内心和环境,在躯体与精神完全衰微之时,用全部的智慧获取那枚打开死亡之门的钥匙,拥抱未知。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6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2019年终总结

  1. 看完您这篇博文我感觉有点内疚,好像在窥探别人的隐私。抱歉抱歉。

    如果我比你年长我会对你说:“你长大了,懂事了。双肩可以扛更多责任”
    如果我与您年龄相仿我会说:“一路相伴,一起成长”
    如果我比您年幼我想说:“下回跑马拉松,知乎一声;有空有缘一起拼,倘若两者都无,远处递送祝福,您自己挨😆”

    悦悦很可爱,好喜欢她。(认干妈吗?😄)
    …静静地当你看着你的唯二梦中鼾甜熟睡时,一切的牺牲都会瞬时变成骄傲。因为有你的努力家人才能舒适安全的生活着。
    您绝对可以因为你是 男 子 汉!

    Liked by 1 person

    1. 本来就是日记的一部分,年初会写新年展望,每个月末会写月度总结,年尾会有年终总结,然后整合气候就是一年的故事。既然当博文发表出来,就是以文会友。短期貌似不会再跑马拉松了,2018年度目标中有一项是南京马拉松,那时每天早起晨跑,最后南马报名没上,就选了苏州马拉松跑完,去年又跑了次南京溧水半马,是和公司的跑团一起。去年和车友骑过环青海湖,因为工作变动,离开原来的城市,原来的车友联系很少,以此为契机告别,现在公司也有一堆车友,经常组织短途骑行活动,不过还是喜欢玩长途,诸如上周的九华山。不过有机会如果能跑,还是会尝试下,毕竟生活需要一些异样的事情作为时间的节点。
      女儿现在快三岁了,平常很少陪她,以前是双城记,后来搬家一起生活在南京,或许再大一点能一起玩,比如在外面骑车,跑步,估计她才愿意和老爸一起玩耍。
      我先帮她认个干妈,以后有机会去东南亚玩,或者你来江南旅游,还有个长辈可以认^_~…
      人一直都比较忧郁,没有男子汉那种气概,只是生活所迫。

      Like

        1. 有句老话说唐宋文化在日本,明清文化在港澳台,连带其它华语圈,至于大陆,啥也没留。中华号称礼仪之邦,现在国内是没什么礼仪,交流这么久,没注意那些话有什么不妥,也是自小接受的熏陶有关。您倒提醒我以后评论对话要注意,博客这个圈子是整个华语圈,不仅仅是大陆。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