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一点遐想

问题的关键是维尼熊和他的马屁精智囊团的应对,处理非洲猪瘟极其失败,同时被川普各种挤兑,在国内经济日趋下滑之际不得不接受城下之盟,“稳定压倒一切”成了不可逾越的铁规,再就是党国传统的“把丧事办成喜事的传统”,消极应对。

走路的鱼:2019年终总结

我们长成现在这副模样,是短促的生命中自行的抉择,环境可以塑造性格,也是基于和内心的互动的结果,本能在这之中起到的效果越来越微弱,到了人生中年这个当口,过往脉络就是顺利成章,在这这短促的一生,“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