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艳遇丽江

九把刀说:我喜欢那时喜欢她们的我。
曾冲动地做过可笑的事,为引起心仪的女孩子的注意,后来女孩子的印象模糊了,往事却成为记忆的结点,永远不会消退。
这就是青春,注定错过和必须被记忆。

很多年过去了,故事模糊了,熟识的朋友慢慢断了联系,虽然联系方式一直都在,静悄悄躺在某个社交帐号或手机通信录熟悉的头像下面悄无声息。正如在长春和Coral相拥告别时说过:很多时候我们以为会再见,可是人海茫茫,每一次道别都可能是永别。丽江的故事除了一堆良莠不齐的诗词,是唯一在日记里没有留下详细记录的旅程。那是一场漫长的旅途,从江南出发,岭南转个圈,然后云南走大理丽江一线,历时大半个月,过于劳顿,或者因为涉及到一场未遂艳遇,比较私密,回来的时候连照片都没留存多少。现在突然想起这个故事,月底会故地重游,携家带口,不知道是否有机会喟叹前生,回味往事。

再见,江南

太阳落下之后
夜色和霓虹之间
是那,安静宛如少女的城
明眸善睐,长袖善舞

今夜,我悄然路过
眼神里跳动一束火焰
姑苏,请许我
拥抱和离别

在大理呆了不到两天,一个人的旅行比较随性,慢慢地踱步,静静地感悟,没有去苍山,洱海也只是远远瞧瞧,更多的时候,穿插在人群之中,莫名地幸福。请客栈的老板帮忙订票,下午开往丽江的班车,然后收拾行囊出发。和Coral相遇是那个阴沉的午后,尘土飞扬公路奔驰的中巴车上,她和闺蜜两人刚刚逛完大理。人很漂亮,苗条,我们坐前后排或者并排,早已记不清楚。一贯地谨小慎微,虽然经常出去旅行,还是不善于搭讪,倒是她先打开话匣,聊到大理的旅游见闻以及随后丽江的行程。我的旅程随心所欲,随意展开,她们有一些计划,问我是否愿意走梅里小环线,还是徒步雨崩,因为时间所限,不想折腾,最后决定入伙,和她们走行程较短的梅里小环线。那时候人比较显嫩,她们以为我是学生,像大姐姐一样介绍安排,其实已年近三十,经常一个人出游,逛过大半个中国。

大理

雨水下的洱海,烟波渺渺
风从苍山上吹来,携带着植物的味道
此刻的海心亭在风雨里飘摇
只有我在这里等待一艘永不抵达的船
大理,山海之间
是沉默而孤独的呼吸

抵达丽江后,在车站出口找了家客栈,位置在古城内南缘祥和路附近,老板带我们安顿好,同时介绍了一家旅行社,交钱签订合同后,旅行社的人带我们去逛束河古镇,晚春时分桃花还没有完全败落,刚刚修缮完毕,人气不甚旺盛,我们几个在相当萧条的街道上随意闲逛,一场不期而遇的骤雨,在某个屋檐下躲雨的时候,看着外面雨水下逐渐凋零的桃花和亭亭玉立一旁的她,突然涌起一股冲动,用手机即兴填了一首《蝶恋花》的上半阕。正如后来所言:不可否认Coral是个美人胚子,大概是现在为止所结识最漂亮的女孩子,当初那首《蝶恋花》一蹴而就,很大程度因为貌美。雨歇后,马马虎虎地逛完小镇,然后搭车回古城,随意在街边吃点东西,很晚才回客栈。

蝶恋花

宫柳青青青几许,暮春节气,黄昏时分雨
桃花零落寻觅处,美人婷立骨若无

眠夜漫漫漫无期,雪月风花,古城夤夜痴
风流那堪岁月迷,韶华莫纵白头稀

一天车马劳顿之后,稍稍整顿下行李,本想洗个热水澡后立马睡觉,没想洗澡的时候Coral突然来找我,敲门的时候,不清楚是谁也没应答,当她喊我名字的时候,突然有些惶恐,不知所措,赶紧关了花洒,静静站在浴室,等她离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好衣服,立马又出去逛街。一路上想着可能艳遇,或者她只是有点事找我帮忙,徘徊在夜深人迹寂寥的街道,看着流水在夜色下的涟漪,心潮澎湃。直到实在太困,临近午夜时分才回到早已安静下来的客栈,躺在床上思绪久久不能平复,填完《蝶恋花》的下半阙,又折腾到不知何时才勉强入睡。后来听钟立风的民谣《傻瓜旅行》,回顾这段往事写过一段话:错过的不一定是遗憾,而是留下某种希翼,在内心里保持一个火种,或许永远也不会燃起,但彼此记下那些一起度过的美好日子。

丽江

青石板泛着岁月的光泽,人来人往
时间定格在这一夜
丽江,游荡在人群中,佯装失魂
有一种幸福你无法窥破
今夜,稍许忧伤和迷离
让情欲缠绕,沉醉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客栈背后不远的马路上等车的时候,一时冲动把缓存在手机上的《蝶恋花》发给她,诗行里有她的名字,然后她问有没有宫柳这种树,我解释说陆游的《杈头凤》里面有一行:满城春色宫墙柳,宫柳就是指宫墙畔的垂柳,朱墙绿柳,蛮有意境。对于昨晚的事情,我们都没有提起,她不提找我何事,我也不扯后面的心绪。自小比较自卑,在女孩子面前总是脸红,总是担心被拒绝,大学毕业时还没谈过恋爱,经历一段段暗恋,翻开那时候留存下来的众多情诗,背后的主角早已模糊在字里行间。现在依然小心谨慎,尤其和这么一位漂亮女孩在一起,生怕唐突佳人。一辆小型的商旅车,正式开始今天的行程,七女二男九个旅伴,其中一对情侣,从来没享受过这种群芳簇拥的感觉。开始只是和Coral比较熟悉,基本也只跟她们两个聊天,后面慢慢放开之后,偶尔和其他小姐姐扯扯。

虎跳峡观长江

万里江河千重山
虎跳峡外金沙滩
三江并流绕村郭
莺歌燕语农家欢

一向比较自闭,带来的好处是阅读面非常广,正如后来长春重逢和她聊天,Coral说在旅途中很少遇到像你这么博学的驴友,似乎什么都可以谈,风景,历史,地理,人文,有着独到的让人觉得新鲜的见解。当然最重要的在心仪的女孩面前,男人不自觉地有一种表现欲。整个第一天行程,我们坐在一起,一路唠嗑,直到目的地香格里拉。篝火晚会后回到酒店,喝了点青稞酒,微微有些醉意,导游说九个人不好安排住宿,让我单独住一个房间,要额外加点房费,感觉非常不爽,立马跟他吵起来,Coral一直在旁边劝我接受安排,后来导游屈服,安排了一个三人间,我和司机,导游一个房间,其实司机是本地人,当晚根本没有住宿,导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房间,如果当晚一个人住,可能会有一些故事。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照着做梦的你,也照着做梦的我
在我乳白色的梦里
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越过无尽的街灯,我来到你的身畔
你的肌肤溢出月光的色彩
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今夜,我的灵魂不归家
在这荒凉而忧伤的远方
一只跋涉河山的孤狼对月长嗥
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有时候,我把你叫做月亮

随后抵达梅里雪山,一路胡乱凑些诗词发给她,都是些格律不齐,不足味道的玩意,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当晚吃过饭后在她们房间聊了会儿天,回到前面正对梅里雪山一栋单独小楼的客房,司机和导游早已睡下,看着漫天繁星,突然有一股熬夜观星的冲动。这次旅行的动机是工作上不甚舒坦,或者说厌倦那座江南小城,感觉到自己日渐慵懒,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同居女友,似乎只有娶妻生子这条曾经一向深恶痛绝的老路。和老板谈过离职打算之后,请了两周事假衔接五一小长假出去散心。一晚上坐在阳台上,拥着酒店的被子抵御高原严寒,看着漫天繁星和夜色下模糊的雪山轮廓,回望过往和思度未来,曾经撩动内心的诗意经过漫长的沉寂之后,逐渐自心底复燃,想起海子和西川的诗歌,尤其那首《在哈尔盖仰望星空》。然而总是夹杂在情欲中难以纯粹,间或涂鸦两行,直到天亮的时候,还是难以积聚意向,只留下一首连自己也看不过眼的《在梅里雪山仰望星空》。

在梅里雪山仰望星空

有一种幸福你无法窥破
今夜,我在梅里雪山仰望星空
飘扬的经幡下光影摇曳
漫天星光和山风袭来

有一种幸福你无法感触
彼岸的宇宙和精神
发出登陆的信号
散布这雪山脚下的夜色

有一种幸福你无法言传
今夜的星光亘古未变
它们放射出温暖的光芒
仿佛情人的怀抱从未远离

有一种幸福你只能沉湎
游离幸福的星光里,浸没

囫囵睡了会儿,天亮后一起吃过早饭,出发不久看日出时分雪山金顶的美景,帮人拍照的时候逐渐和团里其它的女孩子熟识,其中一个小女生,大四毕业前夕来一场长途旅行,娇小可爱,互相加了QQ。今天的行程主要是徒步明永冰川,车到景区门口停下,一伙人步行到观景台,时值晚春初夏,雪线上移后大片赤裸的被冰川侵蚀的山岩,此刻艳阳高照,显得雪山并不那么巍峨,大家感觉无趣,尤其是我几乎一夜未眠,一路劳顿攀爬上去后,更是倦意上涌,急急下山。途中帮她们拍照后,也留下唯一一张和几个团友的合影,我坐在前面,后面几个小姐姐在登山道上蛇形摆开,这种待遇可能此生难求。一路和Coral在一起,所谓有美相伴,诗情大发,不过直到现在对于古诗词的格律都不精通,也没多少时间细想,凑成形式就发给她了,不论平仄。

鹊桥仙

空谷叠翠,清泉听音,曲径绵绵通幽
马蹄声里清风醉,斜阳晖中花香蕙

柔肠情骨,明眉晧目,玉体纤纤婷立
一点眉黛惹人怜,万般风情迷人眼

最后一站奔子栏,滇藏公路旁的藏民小镇,住在临街嘈杂的旅馆,经过几天的车马劳顿之后,大伙都有点怀念丽江的闲暇。小镇处于两山之间的峡谷,背后和对面都是荒凉的大山,毫无景致,而且导游一再告诫晚上不要外出。几天行程下来,一群人都已经熟络,聚在一间客房商量着丽江行程。有人准备好好休息,然后打道回府,我还有一天时间,那个小女生来丽江后直接参团,还没来得及逛街,央我回去后带她逛逛古城,正好我也只是抵达丽江当天逛过一会儿,大部分地方还没去,于是答应了。问Coral的意见,她和闺蜜打算回去好好休整一天再随意逛逛。次日经过尼西时堵车,回到丽江较晚,找家本地特色的餐馆,大伙吃完饭后散场,各回客栈歇息。

奔子栏

崇山峻岭中的藏民小镇
滇藏公路从这里穿过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狭窄的公路上歇满重型卡车
无尽的未来长蛇般在这里伸展
我们寄宿临街的房间
旅行的末端,呼吸和放松

回到丽江第二天早起退房,行李寄存客栈前台,约上小女生一起逛街,主要是陪她购物,帮她拍照,两个人逛了大半天,也请她帮忙试了下给女友带的民族服饰,逛到下午送她回客栈后,取行李徒步穿过古城,填了首《鹊桥仙》发到驴友群道别。夜班卧铺车经昆明转车到上海站,再回到常州老巢,一段漫长的旅途落下帷幕。回顾这场旅途,不经策划的出发,甚至目的地也是虚构,带着行李和放风的灵魂,毅然上路,写诗,路过,微笑并不言语,在旅途邂逅一次次颤栗的幸福,宛如一盏盏明灯绽放然后熄灭。人生是一场永夜路途,追逐光明的时候不要忘掉幸福的眸子,沉湎黑暗的时分不要放弃内心的坚持,即使夜色再浓,也有脱逃的星火拥抱渴望的瞳孔。

鹊桥仙

小桥流水,古巷清风,熙熙攘攘过客
垂柳飘飘旧城河,美人颦顰风花夜

箐箐时光,悠悠岁月,聚聚散散高朋
有缘千山来相逢,何日万水再续情

后记:
离开丽江时,Coral问我什么时候会再见面,我说下雪吧,去哈尔滨看雪一直是未曾泯灭的梦想。一年多后的末日之旅特意在长春停留一晚,和Coral再次见面时,要我给她一个拥抱,觉得有点煽情。离别时,狠狠地和她拥抱,因为明白每一次道别都可能是永别。
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恋人是鸟,情人是猫,妻子是鱼。喜欢的人大多只埋藏内心,错过了开始,就不会结束,习惯了错过,于是只有将错就错下去。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