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陕西,尾声

再见,旅途

D9 华阴-南京

列车一路向东,在入夜时分抵达南京南站。

转眼跨越半个中国的旅途结束,没有什么挂怀的故事,前半程和朋友朝夕相处,后半程和家人一起度过,没有独处的空间,即使独处会有什么差别呢?恐怕也不会有,邂逅已经是奢侈的词汇,最重要的是心态早已不复当年开放。一路上虽然没有过多操心旅途的开销,同时也没有引入自己的处境,于是只是纯粹的路过。从华山站出发是午后两点多,经过中原。遥想当年隐匿在深山沟道的绿皮车铁轨,现在的高铁更加直来直去,虽然坐在窗边的位置,却只是看着郑州,开封,徐州的字样抛却脑后,曾经最为兴奋的旅途褪去了光环,只剩下疲惫的身躯试图一张安稳的床位。

回顾几天前暑热的南京,稍许的激动,然后是青海湖畔,各种纷繁的叨扰,西安喧嚣的回民街,还是华山顶上的风雨交加,每个人能获取的美感和投入的专注相关,而我在这场旅途中投入了多少呢?每一次不是独行的旅途,都会相当地乏味,这一次也不例外,即使和女儿同行,整个人一如既往地蜷缩,心灵沉闭,从西宁开始,路过西安,华山乃至现在涉足的南京,一切似乎毫不相关,五官六感不是没有开启,只是缺乏那么一股基于自由的灵性,而且在随后的时光,这种自由愈发稀缺。

早上在客栈醒来,今天打算出去买一点华山的土特产,对我而言微不足道,也从不上心,除非偶然路过。老婆一定要咱们一家三口去找市场,弄得我十分不快,悦悦不堪长途步行,一直嚷嚷要人抱着,而且只要她,总而言之,在外面逛了一两个小时,除了走了很长一段路外,什么也没买到。回到客栈看时间不早,收拾行李退房,连午饭也只能到火车站解决。这就是一直不喜欢和家人一起旅行的原因,没有自己的空间,很多时候需要将就,一旦将就,就失去了旅行的乐趣。旅行在于暂时挣脱的诰桎,拥抱自由,尤其是摒弃长期重复而腻味的生活,迎接陌生,和家人在一起也就意味着不会有新的邂逅,一切按部就班,不会有意外,也谈不上惊喜,即使带着悦悦也一样,对我而言,如果没有独处沉思的空间,旅行就失去了味道,没有可取之处。

回到家里稍稍整顿下,从西宁寄送回来的自行车和土特产还没有收到,尤其是自行车让人心焦,离开西海到现在四天了,连个快递号都没有,还好一直有联系,大概不是用邮政,而是什么山寨快递,暂时也没心情理会,毕竟在华山摔上了手腕,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回顾这一途,典型的虎头蛇尾,准备充分的青海湖骑行,不光连骑行队服准备好了,连队旗也没落下,一路上留下不少合影。至于在西安这一战,大概只有华清池前有全家合影,更别提华山,山上穿着雨衣觉得很别扭,基本没拍照。在电脑上稍稍回顾了这些天拍的照片,过了青春韶华,差强人意的都没几张,感觉很好的侧面照在手机上看还可以,电脑上就有点莫名其妙。这次旅行把今年剩余的假期挥霍得差不多,最多圣诞节还能出去奢侈一把。预计会去北方,例如哈尔滨去看一次冰雕,或者滑雪。

收拾好东西,在床上又捱了一会儿才睡觉,外出这段时间把生物钟弄混淆了,到了平日上班睡觉的点毫无倦意,看来又需要点时间慢慢地调整过去,算是假期后遗症吧。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在路上:陕西,尾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