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青海,西宁

东关清真大寺

D5 西宁-西安

一场轰轰烈烈的骑行之后,年轻时代的最后一抹夕光。

回顾这场全程363.86km,用时三天,顺利完成环青海湖骑行活动,遥想昨晚在入住的民宿篝火炉里烧掉队旗时的心境,逐风运动已经解散。作为一个松散的爱好者团体,转眼已过去六年,因为我们都老了,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人到中年,迫切需要一点仪式感,例如坚持在酷暑的南京携带超过十五公斤的小红,并不适宜户外长途骑行的折叠车一起环湖。感谢百忙中抽空一起同行的队友,一起参与这场告别式:再见,逐风!从最年轻的时候一起游荡在江浙皖乃至川藏线,到这一次曲折的骑行成行,大家都付出了愿意或者不愿意的代价,从今之后只有彼此的记忆中偶尔蹦出,至于是否还有重返的机会,不是没有可能,只能说很难。

早上起床整理好,草原上的民宿还一片宁静,出门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本来想去西海汽车站赶早班的大巴,问了下司机到西宁三百块,大家一致同意直接去西宁,一路上看着道旁的风光,没有来时的兴奋,那时候旅途还没有开始,一切可以憧憬,现在只剩下赶回去拥抱原有的生活。几天前我们搭乘出租车到西海路上,一伙人看着夕阳,吹着风,唱着歌,何等地惬意,现在除了偶尔的话题大伙都倾向于沉默,一方面是发生一些不快的事情,再就是在旅途中挥霍完了激情,现在不得不面对重新展开的生活。

司机不是西宁本地人,进入市区导航也出了点问题,找了很久才到我们要去的万达广场,可惜抵达的比较早,商场没开门,有人去喝星巴克,我们几个去隔壁的快餐店吃早餐,等着商场开门。肌肉男和红灯哥只请了三天假,今天就要乘火车到兰州转车回常州,妹子和我去西安和她同学以及我的家人汇合。吃完早餐后,在星巴克聊了会儿,他们出发去车站,我们去万达下面的超市购买本地特产,算是带回去的礼物。折腾好一切去老市区转转。西宁以前来过三次,第一次来的时候万达这边基本没有涉足,大概是小城镇,甚至荒野,现在俨然已经是西宁的核心。

和妹子搭出租车到中心广场,在城东老城区路上闲逛。以前感觉很有特色的水井巷在关门整修,大十字地下街已经成了小商品的海洋,没有丝毫民族特色,出来逛到东关清真大寺,让朋友拍了一些照片,然后去莫家街找到马忠食府吃东西,随便要了点面条和配餐,面条还行,配餐的小吃实在难吃,出门转了几座佛寺,这里本来是很多民族交融的地方,现在看起来汉族人的到来极大压缩了藏族人的生存空间,从寺庙的状况可以看出,有些寺庙完全被四周的高楼遮挡,只有远处才能看到金顶。我们也是花了很长时间,向人打听才得其口而入。

时间不早,和朋友搭出租车到西宁站,随着列车徐徐离开西宁,第四次青海之旅结束,想起昨夜在篝火旁徘徊良久:人生是一条单行线,流变的河流,从未有过重逢。火星有火星的归宿,繁星有繁星的故事。我们再次告别,很多人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遭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迹,以前在同一个地方,有一个共同爱好的纽带,有过不少激情万分的旅途,随着各奔东西,大伙都有新的圈子,只是存留一段回忆在脑海,我们曾经年轻,激情万分,直到有那么一天不得不屈膝于时间的威逼。

青海之夜

木星安居正南天空
鼻息宁谧的牧群早已休歇
青海湖轻轻的呓语
随晚风缀上野花发辫

我们汇聚草原,围着篝火
为逝去的过往
不曾拥怀的现在
莫可名状的未来,跳舞放歌

木材噼啪作响
星火飞散漆黑夜幕
纵身奔向它们天际的兄弟
试图邂逅一场从未遭遇的重逢

此刻的远方
只剩下遥远而温暖的距离

晚上动车抵达西安后,乘坐地铁,找到预定的酒店,妻女已经入住,感觉还行,然后出门一头扎进了隔壁热闹非凡的回民街,钟楼,鼓楼,老城墙,不为美食,只是试图沾染一些忘忧的气息。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