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环青海湖,西海

刚察的经幡

D4 泉吉-西海

人生的许多经历,只有随后的岁月才能体味到其意义。

三天时间,风雨兼程,最后抵达了出发的西海镇,夕阳西下,阳光很好,在租车的地方还车和寄车,然后去吃晚饭,寻找预定的客栈,等着夜晚降临,明天来袭。这就是旅途,激昂的情绪已在艰苦的过程中无影无踪,面对紧迫而来的归途,大伙没有特别兴奋,有人待在床上忙着自己的事情,有人去城里购物,准备带回家的牛肉干等等,我停留在气温极低的户外把队旗放进篝火炉烧掉,因为不是棉布,近乎于塑料,很难引燃,折腾了很久,终于想了个办法,将引火的纸巾分散开,使之充分受热燃烧,在沉没的夕光之下终于完成这项重任,虽然双艳想收藏这面旗帜,但我还是觉得应该随最后一次旅途化为灰烬。

早上从泉吉出发,经过昨晚的不快之后,大伙看起来都有点心不在焉,我和双艳先出发,后面两个小伙子跟上,经过昨天的教训后,随后的路途他们也不落下我们太远,除了爬坡段会在上面等着其它时候都和我们在一起,天气还算可以,最后一程,大约一百多公里,不算艰难。下午一路侧逆风,不过有爬坡路段的山岭遮蔽,倒是没有太多感受,我的小自行车碰到这种路往往力不从心,只是后面有妹子更加艰难,偶尔下来推推车,活动下腿脚,一路过去倒是很轻松,中午十分在哈尔盖吃午饭,第一次在让人恐惧的公共厕所解决问题,落荒而逃的阵势,蹲下没两分钟,拉完第一波就拎起裤子走人,后面在野外伙伴们找荒草遮盖的地方方便时也想加入,感觉不是很紧急也就作罢。最后一程长达数十公里的下坡,一路进入西海,为这次骑行画上句号。总而言之今天的骑行算是比较顺利,没有什么意外,就是一路向前。

晚上在民宿的篝火炉旁徘徊很久,直到所有人都经受不住寒意回去睡觉,想着过往和仰望星空,一切都那么虚无缥缈,让人质疑此在,这是很久没有的感觉,自从悦悦出生以来,似乎很少感触到那种虚空,现在它们回来了,有一种寄托的庇护,生命依然无可挽回地流逝,只是稍稍没有那么直觉。回顾这一程,大伙不乏激情,途中虽然发生一些龃龉,最后还是一起胜利完成环湖。入住民宿不久,就在篝火炉里烧掉了队旗,从制作出来到了结,只为了最后这一程。这一两年很多活动都是为了告别,老实说并不清楚未来的生活如何,但明显地感受到和过去切割的撕裂声。

每个人都曾有万千梦想,走到最后只有一种环顾左右的现实,今晚站在这里,漫天繁星之下,看着篝火慢慢熄灭,突然穿过记忆厚厚的坚冰,想起遥远的故乡,久远的以前,整个人已经沉寂了很久,突然探出头来,环顾这个并没变化的世界,只是看到了自己的衰老。这或许就是旅行的意义,人总是不能抵挡惯性的力量,即使明白最终落脚在冷寂的墓地,依然心无旁骛地走下去,僵化的生活需要更多遮蔽,旅行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洞穿了这些遮掩,呈现真实但不会得到满足的心灵渴求。

某种角度而言:一路走过,如果只为老去的时候无意义的回顾,十分可悲。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