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环青海湖,再见逐风

逐风同行

D0 南京-兰州

我们曾经年轻,激情万分,直到有那么一天不得不屈膝于时间的威逼。但愿在此之前,不论生命之火如何地衰弱,有那么一股勇气走在路上,聆听灵魂的呼吸。

时间过去了多久?还将持续多久呢?想起那些年一次次的出发,一个人整理行囊,独自体味远方的遥远。一个人的远方有很多可能性,从而有故事,这就是旅行的妙处。如果一家人或一群朋友的旅行,一切按部就班,只是去另外一个地方和同样一群人度过,效果大打折扣。不可否认很喜欢独行,然而这一次选择了前半程青海湖与逐风的朋友同行,后半程西安与华山与家人度过,一方面日渐衰弱,失去了邂逅的自信。最重要的是道别,逐风的朋友们都已不再年轻,一伙人凑在一起实在不容易,而且我们之间除了骑行当初这个共同经历外,没有任何其它相似的爱好,他们这次能够响应号召着实也让我感觉惊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作为队长,好聚好散成为最后的奢求。

永远忘不了这个晚上,拖着十几公斤的车包,穿过街道到地铁站,然后是夜色弥盖依然燥热的南京站,这一途艰辛究竟为了什么呢?存在即有道理,或许正因为这些年做了不少诸如现在这么傻逼的事情,记忆才会如此清晰和深刻。很早明白了人生的无望,既然是这个人类社会的一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沧海一粟,个人不可避免是一场有始无终的悲剧,在短暂的一生中,不论欲望是否得到满足,最后都会像钟摆一样停下来,何不多做一些傻事,让生命更深刻地打上时间的烙印。想想那些年义无反顾的出发,虽然每一次都茫然是否会有预期的遭遇,但最后都成就人生独一无二的故事,这些在日常中柴米油盐之中完全无法遭遇。到了这个年纪,虽然不再奢望会有一些浪漫的邂逅,但至少可以让心灵透过沉重的生活放风,呼吸一口异域陌生的空气,回眸往昔。

总是很快地融入新的环境,然后渐渐明白自己永远无法融入他们,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阻绝了任何可能性,只是在某种礼貌的支配下完成社交图谱,因此才会有那么多毅然决然的离开,比如之前中博网的朋友,随后常州文友,即将道别的是逐风的车友。下班回家整理行李,今晚出发,临行前再核对一次清单,依旧漏掉了遮阳帽,原因是并没有写在清单上。在家里待到近九点,然后拎着十几公斤的自行车装车包出门,外面气温预估在三十度左右,出门汗流浃背,还好顺利上了地铁,然后也没有任何意外地进入南京站,只是距离凌晨近两点的发车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带着这般厚实的行李,出门抽烟都比较麻烦,想想也是一次奇特的经历,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如此疯狂地走在路上。

临别前在内心再呐喊一声:再见!南京,再见!过往。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