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霸王别姬

殊途同归,人生的重点不是结局,而是路途。

看这部影片的时候,一直在想张国荣,或许正是那种冥冥相遇的气质,让他在影片中表现得如此真挚,从而人生也如虞姬一样自刎而亡。想起那个愚人节,他纵身一跃,既然生无可恋,选择投奔另外一个世界,拥抱永恒的归宿看起来就是那么顺理成章。十几年前他离开的时候,还不熟悉,后来逐渐了解一些事,然后在这部片子中一直在对比程蝶衣和张国荣两个角色,一个在《霸王别姬》,一个在现实世界,人戏不分,这就是他的人生宿命,或许没有这部《霸王别姬》,没有那个自刎而亡的结局,他不会走,然而也不会成为张国荣这个人设。

回味影片中程蝶衣的身世,他做妓女的母亲只出现一次,也只有他烧信的那个场景再略略提过。孤苦一生,试图从一而终,找到人生的依靠,戏里有霸王,一波三折,生活中一无所有,除了收养的小四,正如他在现实中的纵身一跃,悲剧早已注定。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在我的中年,体味更加深刻,内心始终有一些坚持,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某种程度上,始终活在很久之前,然后围裹在现实的皮囊之中,如何在这个世界维系自己的坚持,不让心灵受到冲击而扭曲是一个难题,只能尽力地摒弃大部分的欲望,甚至感官,即使皮囊被挤压揉捏成各种形状,也保障心灵不受到冲击。甚至不得不让心灵进入沉睡,那颗幽暗而坚硬的种子冬眠,让位于本能,在尘世的悲欢离合中,随波逐流。

一个个片段,组构成完整的故事,一点点地烘托,直到最后悲剧收场,霸王早已不是霸王,虞姬依然是虞姬。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在听《当爱已成往事》,不论剧情,主题曲,还是张国荣,浑然一体的感觉,入戏太深,为戏痴狂,在《霸王别姬》这出戏和他人生的戏中,最后都随爱成往事。在这个世界,人总是想留下点什么,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然而注定会随风而逝。最初的雄心壮志让位于儿女情长,也只有生命的延续这个自然过程维系了永恒这个奢望。虞姬没有选择这条路,只能从文华酒店一跃而下,当他明白一切都是假的,最初的愤怒慢慢消退,趋于平静,直到多年后和霸王在舞台重逢,如投石入水,明白一切都不可挽回。片尾最后一幕,面对自刎而亡的虞姬,段小楼恢复小石头,喊了一声小豆子,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虞姬回到了现实,成为了小豆子,最后一幕的错位,虞姬是和段小楼同台,而不是霸王,人生已经无戏可演,他们最终一同回到了小豆子和小石头。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