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2018年终总结

2018年是人生的重要节点,这里是前半生与后半生的分界线,完善人生架构图。从2002年开始尝试,经过太多世事变迁,最终形成闭环。

阅读大约50部书,200天单词打卡,大约40万字的日记;生活稍稍稳定,悦悦茁壮成长,和妻子关系缓和,逐渐学会关心他人;退出基家,尝试推特,开始写微信号;花费不菲的英语培训班,岭南和成都之行;最后以一场交响乐谢幕。

最大的遗憾是从南京面试就开始策划的诗:《你的温柔,谁的悲伤》未能完成。

一月,重新上路,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我们无可挽回地都将离开,不论试图或者放任,都只有简简单单的一辈子。开始学习英语,一方面是工作需要,最重要的是期盼拓展视界。

二月,突然而至的情人节表白,离开梦幻西游已经很久,被惦记的感觉还是不错,虽然总是始乱终弃。和小草聊了很久,然而现在已经不适宜开启任何新的故事,婉拒了任何可能。

三月,想起Anie,偶然中的必然,需要一个句点,为青春,为曾经的激情。勒杜鹃逐渐凋谢或者盛开的季节,依然熟悉的城市天际线,只是我们老了,躯体到内心意志一致地衰弱。

四月,一次风雨兼程的骑行,从最初的谨小慎微中探头,重新建立自己的人设。一个借口或者真心热衷,每一件事背后都有其根源,只是没有人会去探究,于是茫然地继续活下去。

五月,过于喧嚣的孤独,最初的社交尝试中断于操之过急或者漫不经心。五月的艳阳下,一切都是那么虚妄,这样一个故事反而显得那么纯粹,我们都是身处游戏之中,而不自知。

六月,漫长的跋涉,穿越主城区,试图寻找一些故事,采撷金陵印象。你的悲伤,谁的温柔,路过的人默不作声,回首依然陌生的城市,不是因为不够深入,只是不能忘忧地浸入。

七月,黄山的那抹激情,大概是夕阳余晖。在陌生人那里总是很容易找到安慰,因为距离足够遥远,适合盛下一只漂流瓶。拒绝融入,从而不合时宜,欣然这个世界有一小撮同类。

八月,悦悦周岁生日,她来到这个世界,一件上苍的礼物,怎样的打开方式,取决于自己。既然拒绝成熟,也就失去成为负责任父亲的可能,或许会成为很好的玩伴,不只是父女。

九月,重新上路,适应了职场氛围,进一步扩张人脉,认认真真地做每一件事,不论在这里会呆多久,保证工作品质。既然不想纠葛于尘世,那么就要认真地让它们不要过多叨扰。

十月,东白山之行,常州车友会,南京基友会以及常州聚会,一连串聚会贯穿整个十月三十五岁的生日,人脉逐渐凋谢,感谢一路有你,在凉意渐起的秋天,那一抹贴心的温柔。

十一月,挑战苏州全马,这个世界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即使知道一切都是徒劳,还是会走下去,不放弃自己的理想,毕竟尘世也只剩这点坚持。

十二月,忙碌之余,意识到下半生已经正式开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负重前行,不论是背负什么,人生不能像脱线的风筝一样随风而逝,我想紧紧地攥住,仅属于自己的故事。

我不想一本正经地老去,宁可老得一塌糊涂。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