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饮尽月色年华

来常州之前,很少听到这座城市的名字,隐匿江南,苏杭与金陵的盛名之下。因缘巧合,结识素纸,混入一个本地文友圈,和一群老师,医生,商人三教五流的朋友结识,谈论风月,不知所谓地入伙,莫名其妙地淡漠。

入伙

上帝关上一扇门,总会打开一扇窗,因而你会看到另外的风景。
如果新浪微博没有封掉,我还是会看到Anie,尽管我们已经久不谈诗歌。在Google"每天一首诗"论坛认识,接近六年时间过去了,维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刻意维持距离,因为我们身上都带刺,正如两只刺猬不能拥抱,从而保持着一种莫名的纯净。"每天一首诗"也是这么多年参与唯一的文学论坛,因为我只需要一个窗口来了望世界,在那里我找到Anie这扇窗。
新浪微博封掉之后,我和她之间的纽带只剩下QQ,如果不谈诗歌,我们漠然地维持在线的状态不动声色,然后撤退。那个图像是一种温暖,不愿意重新开启对话,如果不谈论诗歌,幸福和精神世界,打开的可能是一个爱欲的潘朵拉盒子。Anie换手机号的时候我没有保存,然后我换手机号没有通知她。觉得遥远的距离适合回顾前生,但我会感到孤独,因为上帝关上那扇窗,或者说我自己关上的窗。
九月在化龙巷论坛注册,同时发表了自己的一些游记,没有人喜欢孤独,但与纠结于尘世的喧嚣相比,我宁愿孤独。想找一个朋友,类似Anie,若即若离,可以在碌碌营生的尘世不谈论物欲,只素净的挥霍时间和留恋。老同学看过我的照片,说我和十年前没有变化,除却内心的沧桑。我的世界依然停留在很久之前,所以只能孤独,和小奥斯卡一样,烟华散尽,人群退场,顽固留在舞台的表演者只能孤独。
素纸喊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化龙巷原创文字群上有人请客吃饭,犹豫许久,最后时刻才决定参加。既然自己掩上一扇窗,也得自己开一扇门。吃完饭,唱K,回家已经是一点多,在参加之前我只和老大姐素纸聊过几次。请客的淡淡喜,兽医随风,忧郁的群主拈花,沉默而癫狂的木头,青春靓丽的小King,喝酒巾帼不让须眉的小小李,平淡,最后被姐妹花灌醉或者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驻唱歌手小刀,这些人甚至还没在群里聊过。
黑夜之前穿过常州城去新北参加聚会,吃完饭也不问为何聚会,这群人比较合胃口,大家都在消受尘世的时候远离尘世,正如丽江碰到的那群人。素纸拉我进QQ群的时候,我在泰山脚下的红门,还以为是化龙巷游山玩水版块的朋友正好有登泰山的,因为我只在那里发帖的时候留过QQ号。她说我的文字不错,问我进群不,想也不想就答应了,随意聊了会,整装登山。说我的文字不错的人毕竟很少,因为似乎都看不惯那种忧郁。除了Anie,从未和人深刻谈过自己的精神世界。
晚上一点钟打的回到宿舍,头依然痛,但总算放松下来,十月,生活在别处。

一尾衔花,一尾泣血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突然想起这首无名诗,是昨晚和素纸谈诗歌到很晚,她发她的诗歌我看。看那些诗行,仿佛一尾溺水的鱼,沉不下去,浮不上来。很多年前,总是在凌晨时分去Anie的博客翻她的诗歌,其它的时候不会去。夜晚撕开了坚硬的外壳,露出柔弱的神经,诗歌如众神的音符渗入骨髓,总能忧伤或者幸福得一塌糊涂。其它时候偶尔翻开那些诗行,在人群的喧嚣或者自我的喧嚣中,体味不到那种旋律的美妙。
读海子的诗歌最狂热的时候也是在夜晚,午夜之后,在那诺大的房间朗诵那些黑色的诗行,感动不能自己。读素纸的诗行在这样的夜晚,我已经老了,沧桑的眸子圈不住那些美妙的音节,但依然能体味到诗行里的忧伤,不能幸福也不能挪开眼神,仿佛十字架上的囚徒。如果很早认识她,或许我能像理解Anie一样,熟悉那种忧伤和绝望,并且沉湎在她的诗行中体味到忧伤和幸福。现在看到那些诗行只想挪开眼神,仿佛自己遍体的伤口要随着那旋律一起迸裂。
素纸的空间加密,从未试图问她要过密码,因为在这尘世,谁和谁最后都是陌人。红颜或者蓝颜,风华过后,谁不是落寞地借微薄的记忆取暖,回顾前生是一种温暖也是最深刻的绝望。素纸是群里的大姐大,有很多兄弟和一个模糊的老公,所谓七手八脚穿三角裤裸奔的角,很能喝酒,抽烟堪比烟囱。如果不看诗行,没有多少人会看到她内心里另外一个自我。其实每一个人谁不是在尘世分裂地生长,一个狂欢,一个落泪。
一尾衔花,一尾泣血的双鱼,如果在尘世注定相遇,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世事无常

不要幻想永恒,永别或许就在明天。
素纸跟我讲随风现在很消瘦,和以前辨若两人,上次在随风家里聚会,我就发现随风和以前变了很多,素纸说现在更加消瘦。随风有严重的胃病,素纸的脸色也很差,她说最近发现卵巢囊肿,这几个月一直奔波南京治疗,群里的两个主角状态都不太好。上次在随风家里喝茶,以前风趣的随风开口闭口都是养生,严肃了许多。怎么是随风的粉丝,对随风的诗词了然在心,曾经是随风骄傲的话题,现在聊起来也不怎么上心。本来约了随风一起喝茶,但他有事不能出来,我就在素纸的小店里和她闲聊,气氛轻松不起来。
最近只和素纸断断续续的联系,偶尔也会参加群里的聚会,上次在青果巷正好遇到,跟着易水一起怀旧之旅。曾经热火的原创文字群因为化龙巷卷入敏感话题关闭之后,成为纯粹的聊天群,没有文字,也就没多少话题可以聊。易水和淡淡喜依然在谈论佛与禅,今天参加一场主题讲座,素纸问我去不?我说现在还没兴趣。素纸说我们是一类的,得过且过,人生得意须尽欢的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素纸在写小说,以群里的人物为原型,主角是随风,我会是一个特别的角色,至于特别在何处,她没讲,我也无心关注。
年前素纸打算组织一场聚会,错过了开始,不想再错过更多。

聚会

就这样走下去,感觉不到秋天,在无人路过的那些寂寥午后。
每天都会写一点,貌似一个强迫症患者,碎碎念地记录着生活,或狂欢,或落寞。十月的悲剧始于试图在世俗里寻找替代精神衰颓后的安慰,既然在自己这里都不能得到,何以奢求他人呢?秋天来了,很久之前,从第一片树叶落下的时候,秋天来了。可是你不在这里,也不在那儿,于是在茫茫人海擦肩而过,只剩回眸的眼色里充斥着火热和绝望的光芒,正如这个时节玫瑰色的落暮,那样优雅却又是那么地深入骨髓的冰凉。
电话里联系人稀疏得仿佛冬天的褪去枝叶的柳树,突兀却又顽强地存在。不习惯在聊天里宣泄情绪,却已经写不出来深刻至于触动自己的字句。下午在随风家里喝茶聊天,素纸继续分析着我的性格,她说你不能在对话里找到安慰,因为对话不会留下痕迹;你也不是想抓住什么,而是追求一种触手可及的安全感和距离感,所以你不会为了爱情,事业,甚至生命冲动得不顾一切,那些对你其实并不重要,你想弄懂的只是为什么。
素纸最喜欢分析他人,读过我大多数的博文,比别人理解我更深刻一些。不习惯对话,更倾向于变成文字,因为文字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可以更好地隐藏自己,另外一个是可以留下痕迹。我有点醉意,躺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看着她,听她絮絮地分析每一个人,不说一句话。最后她问我,为什么要聚会?我说,一群习惯于各种面具的人怀着理想主义的梦不忍心老去,精神相互依偎取暖。例如CK,成功的商人,我们算是他可以戴最薄的面具面对的最放松的朋友了。
关于尘世,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即将老去,唯一可以抓住的是路过的每一个故事。

四月

一朵,一朵,飘荡在四月黄昏的空气里,幻化一场缤纷初雪,遥远而亲切。
黄昏时分走在路上,正是飘絮的节气,天空里浮动着万千的精灵,在周围摇曳。思绪拉到远方的故乡,隐映在初绿的村庄里,某一个阴霾的天气里,突然漫天飞絮飘起来。站在午后寂寥无人的禾场上,一只鹅在排水渠边觅食,一只鸟扇动翅膀,飞向视野的尽头。一霎那彻骨的孤独迅速弥漫在身体每一寸皮肤,从内心发散到毛细血管的悸动让人无法承受。于是人会猛然奔跑起来,一头被斗牛士的标枪激怒或者绝望的奔牛,没有希望,没有目的,只有无法排遣的奔走的冲动。
四月的黄昏下,初晴,永远抹不干净的天空,从公共汽车上下来,漫无目的地走起来。和素纸喝茶的时候,她试图解剖我的困境,我说困在一间黑屋子里,甚至没有门窗,打不开视野。她说那是你不愿意探出头来,不懂得放弃,自己困住了自己。何尝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缘故,不由自主地总是把目光回望,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沉重,于是只能分裂着生活下去。内心如一头困兽,绝望而躁动,表面上嬉笑怒骂,佯装成一个轻浮的老流氓,调侃生活。
总有一天,身边熟悉的人会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个出口也会关闭。每一朵飞絮飘在天空都是为找一个归宿,而我,飘在虚空里,只想继续,永远地游荡下去。

群里的人和素纸网上聊得很多,也经常线下碰面,某次聊天,她即兴用我的网名写了一首诗。我为别人写过很多,而她是第一个为我写诗的人。她的书法造诣不错,后来送了一副草书:饮尽月色华年,人生若如初见。

走路的鱼

拔掉鳞片 让身体长满
刺 以断裂的姿态诠释 秋天
岸上的鱼
四处寻找走失的那片 阳光
这一路跋涉 而来
成全你的不过是 脱掉一身
风尘仆仆的 咸
被腥味浓郁的摆上 餐台
尘埃落定 风波迭起的水里是谁的
叹息 你将独自承受
如果 你爱

有声音 一点一滴
从黑夜的心底 溢出来
十月的
心事 骨瘦如柴
抓住今天看到的却是
昨日 紧握着泛滥成灾的 冷笑
跳 下去
我注定只能是那尾沉溺在桃花里的

眼神凄迷的潜伏
在水底

绕开物质的面具
我十指冰凉的揭开一个 秘密
一朵昙花就此盲了所有的 眼睛
有些支离破碎的 骨头
被狞笑碾碎成 我锻质旗袍上的
牡丹花瓣 烟视媚行的
过往
被谁的拥抱推向绞命的 绳索
我不过是
过眼烟云
你的 过眼 烟云

黄金时代的三个情爱故事,我们之间的交集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然而也是最淡漠,告别也更彻底。因为最后告别的不是某个人,甚至某个圈子,而是我的整个黄金时代。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