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人生拼图板

往事如烟

蝴蝶之吻

台风将至
燥热的空气,黑色的空虚
肆无忌惮蔓延
孤独,穿过满街的石雕

它轻盈的翅翼扇动
风,光芒和满宇宙的幸福
向我袭来
台风来临,雨水降落

时光的深处
那一只轻盈的蝴蝶,翅翼震颤
吻过我漆黑的灵魂
引领我上升,永恒上升

一个流落人间的天使
停歇灵魂深处,紧紧相拥

那年她十八岁,我二十三岁,回不去的过往,回的去的地方。有些事情一直潜藏在心底,如果能够一直沉睡,让这段故事如干瘪的种子永不发芽,或许不会有今天的故事。已经过去很久,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许不会再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然而也不希望自此一无所有。不愿意回顾前生的时候,只是一段段开放的段落和省略号,那些生命中曾经遭遇的人面容模糊,子虚乌有。安排好出发的时间,蝶儿会出现,或者不会,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回去发呆,正如这么多年一直以来的习惯。如果见面,会发生一些什么呢?或许最多一个拥抱,一个吻,然后消失在人海之中,结束这个故事。一段青春的记忆永远维系在一个真实的面孔上,而不是永远十八岁,在诗行里幻化的模样。春天来了,这么久来,又一次地体味到春天,所谓悲春伤秋,时间又回到了手中,不再是一个泅渡的人,而是旁观生命一点点流逝,女儿一点点地长大,我在迅速地老去。

问了Anie,去深圳需要借的书,她说不会见面,正如当初约定的那样,白头方见。在这个冷清的世界,两个遗世的孤儿,曾经试图依偎取暖。或许这又是一次自以为是的旅行,正如无数次只是让自己感动的路途,不过总是无可抑制地走下去。如果坚持,Anie是否会同意见面呢?这是一个值得回味的话题,如果真的见面,我们会如何开始和结束一段对话,回归尘世,还是继续让思绪飘荡在风里,难以想象。过了做梦的年岁,却依然停留在梦想的空中楼阁,一方面试图沉浸于生活,却不愿意放弃那微薄的梦想。没有试图坚持一定见面,因为确实难以想象两个人相对能够聊一些什么,社交软件可以有时间去进入状态,如果面对面,或许只有相顾无言,那么就让一切回到原本的位置,懦弱也好,或者逃避也罢,让我从她推荐的《人生拼图板》上读到一些。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绵延不绝的悲剧,至死方休:年幼窥破生命的真谛,没有弃绝尘世,于是流浪下去;人到中年,过于孤独的喧嚣,拼命在人群中小丑那样希翼关注的目光。然而明白,其实谁也不能走进自己,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像一个个孤独的岛屿,所谓红颜知己,只是建立在相互欣赏的基础上,并不是相互深入心扉的理解。最后死亡彻底冷寂躯体的时候,会想一些什么?正如很多人预料到自己的离开,不知道那种等待是这样一种心境。 越来越轻飘飘的感觉,豁达,还是麻木,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区分呢?即将踏上一段旅途,不是为了铭记,而是希望忘却,有些故事存放得太久,仿佛干果,于是希望改变,或者只是结束。和Anie的故事很可能是前者,因为我们都已经老了,她不再写诗,我也很少阅读,之间的纽带日益松弛,成为彼此通信录里的僵尸。

这次旅行是一场冲动的产物,但并不认同仅仅是冲动的表现,对我而言,任何决定背后都有深思熟虑的过程,只是这种潜意识的过程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呈现出来。不知道这样一种解释是否有自我安慰的因素,坚信内心有自己的方向。

南方森林

我请求雨水

我请求雨水,狂风骤雨
我能从每一滴雨水中看到你的模样

我请求雨水,从天而降的雨水
我能被你的模样包围,在这岁末残留的日子

我请求雨水,有一片阴霾的云层下的雨水
天空遮蔽了,我有一个皱缩的房间
在夜晚独自享受雨水和雨水里的感情

我请求雨水,在这干涸的的季节里
滋润心房,犹如你在里面呢喃细语

我请求雨水,夕阳和漫天云彩之间
祈求雨水降落,犹如千万个你在周遭微笑

我请求雨水,请它们湿透身体
犹如今夜太平洋里的一尾鱼,游进你的心房
聆听温柔的心跳,雨水滴答

蝴蝶飞过沧海,世界再也不见。如果中博网没有诈尸,我们会建立比较亲密的联系吗?大概会,也许不会,毕竟有彼此的邮件,但是不是足够懒至于断绝,谁也不清楚。十年前从岭南到江南之后,有一段时间很想念她,没有了文字的联系,仅仅是一种岁月的余韵在勾引彼此,然后借此重新恢复联系。这种联系是如此的虚无缥缈,如果不加入一些肉欲的成分,似乎会像无根之萍那样终将在岁月之中错失彼此。然而多年过去了,似乎依然维持着一种柏拉图式的爱恋关系,成为记忆中的一座雕像:不论如何地记忆,没有特点,不论如何地遗忘,终有痕迹。这或许就是故事的特点,因为没有情节,从而比情节更为深刻。前段时间因为冲动,策划这次岭南之行,并没有太多着墨于碰面,而是把事件的主线放在怀旧上。我们本没有生活的交集,除了心灵上的碰撞,十多年来,没有见面,也从无没有肉欲的纠缠。如果她真的同意见面,对我而言反而是一种负担,让这次旅行过于沉重,而不见面,虽然有些小小的遗憾,或者可以更为轻松地享受旅途本身。

某种程度上她引领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写手,也了解很多新的信息,却不是勇于尝试螃蟹的人,往往慢人一拍节奏。在Google Group上“每天一首诗”上结识,然后建立邮件联系,在她的帖子上看到Blogcn这个渠道,也建立自己的博客。还记得那年那个岭南无一例外的暖冬,周末在龙华和同学上网玩游戏,他离开之后我开始折腾自己的博客,逐渐上手。很快就迷上把日记搬到网上,陆陆续续结识不少有趣的朋友。更多的朋友意味着精神关注面的分散,之前上网只是关注她一个人,然后逐渐是很多博友,只是她依然是最特殊的哪一个,毕竟我们之间,正如今天重读《小王子》看到的那句话,“你为你的玫瑰失去的时间,使你的玫瑰变得重要了”。有很多夜晚凌晨两三点,躁动不安,然后去网吧打开她的诗行,我们之间建立于精神交往的基础上,能够延续到现在的友谊,一方面是互相吸引的气质,最重要的是相互沟通的时间,从这一点而言,重读《小王子》,这句话最让人印象深刻。

曾经花了很多时间在相互的精神交流上,但这种没有延伸到肉欲的感情,随着时光的流逝,精神的衰弱,最终走到了今天,若即若离的境遇。在她最年轻最美丽的时候,我们错过了南京,彼此开始老去的中年,没能在深圳见面。或许这不是一种缺憾,正如我一直迷糊,如果见面,我们能说一些什么,物质的沟通从未正正经经地建立起来,而精神的沟通却早已式微。在图书馆里看到两本《人生拼图板》在馆信息,然而书架上什么也没有,在那一瞬间,还以为是Anie故意拿走了,随即确认,既然她不愿意碰面,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离开深圳快十年了,图书证还是可以正常使用,不能不说深圳这种一线大城市还是比较人文化,徜徉在熟悉的图书馆,想起那些旧时光,那些有诗歌或者其它故事的日子,阴沉或者明亮的大厅里,在书海中寻觅自己的路标。

又一次回到这里,为了一个约定,也是为了回眸前生,我们曾经经历过的喜怒哀乐。最后抽了一本小王子,完成这个仪式,在一楼的阅读区,静静地读完。依然维持着自己的童心,至于Anie,或许依然倔强,但我们之间已经不在一个位面上,维系的只有最开始那段青春时光,那年她十八,我二十三。出门在深圳书城逛逛,看是否能买到这本书,搜索了信息,既然是热门书籍,肯定在推荐的地方有,果不其然,几分钟就买书走人。在没有阅读之前,不知道Anie推荐这本书的意思,或许她认为我只是想要一本书,或许在她眼里我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深刻,或许这本书里就是我们故事的写照,在阅读之前,维持一种开放的态度,或许会找一些有阳光和咖啡的日子,在人群之滨,走进这个巴黎故事。在星巴克要了超大杯的美式,淳苦的咖啡适宜这样的境遇,在市民广场通往莲花上的平台上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来,抽支烟,翻开背包里带过来的《巴黎的忧郁》。

Anie一直没有回复我的微信,既然她说过不相见,已经有心理准备,所以也不是那么失落。坐下后,抽支烟缓缓神,很快进入阅读模式,一场因诗而起的即兴旅行很适合这样的散文诗,零碎而饱含深意,琐碎但不失广度。波德莱尔是一个奇葩,和巴黎那个风起云涌,思绪繁复的时代契合,每一篇短文都能读出自己的意思,和《小王子》一样,一口气读完,只是主题没有那么鲜明,或许说我对巴黎不是那么熟悉。不知过去多久时间,收起这摊故事,信步往莲花山走去,当年这里还没有平台,图书馆借书出来候经过音乐厅需要穿过马路从当时的正门进去,现在修了空中街心花园,可以直接走过去。花开的季节,或者说南方永远是花开时分,不论春夏秋冬,总有花儿绽放。喜欢花期短促的桃花,一年间只有两三周的时间,错过了,就只能等下年,一直花团锦簇反而有点不知所措的错觉。

公园里人很多,风筝广场上挤满了大人小孩,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维持着她依然年轻的风尚。慢悠悠的徒步上山,直达山顶平台,想在上次路过的地方,面向市民广场的那面留影,奈何人流汹涌。下山的路上碰到一簇花,以为是勒杜鹃,度娘下才发现隔壁已经衰败的灌木才是正主,花期很长,一茬接着一茬,正如生命中遭遇的人群,永远那么艳丽,只是因为不断地繁衍更迭。出了公园,不知所处,只想徒步走走散心,路过关山月图书馆,旁边这一块成片的勒杜鹃开得正艳,想起那些繁茂的往事,正如花语:永不衰败的热情,正如这座城市,那个时代,在永不衰败的年岁,无穷尽的遐思和孤独。在莲花村上地铁,前往深圳北站,抵达后本想在周边找个住处,转来转去看到周边街区还是一片黑灯瞎火,大概是车站修建不久,周边还没有完全开发,然后去携程上看看,相中白石龙一家公寓酒店,还得折回去一站。酒店位于公寓楼内,周边没有醒目的标志,寻觅很久,几次问路才找到地儿,安顿下来。

一次徒劳的旅行,背后的意义只有回首的时候才能明白。

再见,青春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照着做梦的你,也照着做梦的我
在我乳白色的梦里
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越过无尽的街灯,我来到你的身畔
你的肌肤溢出月光的色彩
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今夜,我的灵魂不归家
在这荒凉而忧伤的远方
一只跋涉河山的孤狼对月长嗥
你看,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有时候,我把你叫做月亮

列车沿着东南海岸线,一路向北,返回出发的金陵。选择这样的方式出行,更多是试图享受一场在路上的感觉,对我而言,旅途的乐趣更多在无止境的路上,而不是而耳尽能详的目的地。这样一个大圈正好弥补了一直没有涉足闽南和粤东从未涉足的地方,从而为自己的旅行圈补上重要的一笔。早上闹钟醒来起床,简单的收拾,退房,出来正好赶上汉堡王早餐,昨晚没有出来吃晚饭,睡觉前几次摸到自己瘪瘪的肚皮,只是稍稍的忧郁压抑这种饥饿感,现在正好大快朵颐。随后赶到深圳北站,时间还早,又有点担心坐错站,直到检票进站还有这种担心。火车驶离站台,穿过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一路向东。早上起床给Anie发了微信,只有短短两个字:再见。再见或许就是再也不见的意思,即使我们相互铭记,时光荏苒之后依然能想起这个漫长的约定,然而谁知道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呢?

一场没有诗歌载体的碰面或许过于鸡肋,只有对远古时代的青春追忆,过于理想化,至少现在不敢想象,或许活成一个老小孩的时候,才会紧紧攥住这根稻草。Anie一直没有回话,或许和Coral一样,明白当初我并不是不懂,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拒绝。从这种意义上,我们完成了从暧昧到普通朋友之间的切换,把当初的情感纠葛解开之后,其实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因为从头到尾这种情感都只是建立在暧昧的基础上,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捅破这层窗户纸,结束一段故事,或许会有新的开始,或许从此永别。一路上专注于窗外的风景和手头的书。波德莱尔的《巴黎的忧郁》结束了,后面是一些波德莱尔关于大麻的啰嗦描述,突然从散文诗切换到长篇大论,虽然同样诗意的文字,但风格泾渭分明,没有之前的飘逸,回到目录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两本书。

三个多小时后进入福建境内的漳州,愕然发现随后就是厦门北,原来也只有粤东和闽南寥寥几个城市之前没有涉足,厦门旅游的时候特意从搭乘动车过来,从上海出发,大约八个多小时穿过了整个浙江和大半个福建。现在想想,时间正好,深圳到厦门,厦门到上海,上海到南京的时间大致对的上。昨晚睡眠不是太好,而且当年的蛮荒之地自然风光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一路上半睡不醒,偶尔下车抽支烟,长途动车比沪宁城际列车人道一些,一般停车比较久,可以放松下。看着窗外飞驰的景致,脑海里并没有太多关于Anie的印象,或许原本就很淡淡的交情,只是因为过于寂寞的缘故,被时光放大很多倍,一直以为是红颜知己,其实这种没有太多交集的心领神会有多少是出于礼貌,有多少是自言自语,过了青春,自然也分辨不出来,就像一个圆鼓鼓的气球,戳破后就只是那一块儿橡胶而已,寡然无味。

路过温州之后,天气逐渐阴沉下来,抵达宁波,天色已晚,随后是绍兴,杭州,嘉善,虹桥,苏州,无锡常州,列车终到南京,出站发现地铁已经停止营业,不得不打车经过夜深的南京,窗外是毛毛月,和诡异的夜景,或许太多柔弱的胭脂气质和悲惨的历史,让我在这样的夜里有点毛骨悚然,另外跨过零点,就是海子二十九年的忌日,想起那些年埋下的那些种子,终有一天会明白和分辨那些事饱满的,将来会在我的笔下延续丰满的情节,而那些只是一些瘪壳,不论怎样的精心料理,将来仍然不会萌芽,开出任何一朵娇艳或者幽暗的花朵。这就是时光和年岁的馈赠,明白事情有事在人为,也有不可为的部分,学会抉择和放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要沉湎于过去,不能拘篱于此时,不可放任于未来,随心但要静心。

一次并不漫长的旅途结束,结束一段漫长的情感故事,自此少掉一个牵挂的人,多了一位有过故事的朋友,在人海茫茫的远方。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