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后记

川藏线之巅

人生在世,有时候需要的仅仅只是一场义无反顾的出发。

转眼川藏线回来已经很久,或许是骑行耗费了太多的激情,一直难以提笔写下只言片语。现在回顾那风雨兼程的二十余天旅途,恍若隔世,仿佛人从未抵达,也不曾道别。这次活动从策划到成行经历大约两年时间,萌生想法则是更久之前,为什么要去拉萨?为什么骑车去拉萨?以为回来后能给自己一个答案,但现在看来这是一个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因为海子的诗行?还是回顾青春,在字行里能编造很多借口,但没有一条能说服自己的理由。早已过了做梦的年岁,本不应该这么疯狂地走在路上,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骑行之前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准备工作没有出岔子,骑行全程没有出事故,时间也够在拉萨歇几天,出发前担心车坏要推,最后也没有发生。在新都桥提出“不搭车,不推车,不寄送驼包”的口号,没想到真能坚持到拉萨,据说不搭车能骑完全程的不到出发的20%,不推车不丢包的车友只有5%。当然不是没有困难,XTC 880的山地胎实在不适合公路,这是折磨整个行程的大问题,一般每天比小伙伴晚到目的地两小时左右,然后是高海拔和烂路,最困难的应该是在鲁朗感冒之后,其后几天坚持骑行,最终翻越米拉山垭口,抵达拉萨,这是路上为数不多拼命的故事。

为什么要去拉萨,为什么要骑行去拉萨?出发之前只想在路上的事情,以为答案是水到渠成的,但回来后这个问题还是没有,甚至感觉不会有答案,出发前写过这次骑行是向逝去青春的致意,这更像是借口的理由。十年前同学组织去拉萨,手头拮据,拿生活费出来去了趟青海湖,那时想去拉萨,更多是因为青春的躁动和远方的诱惑,在随后的时间里,拉萨一直是个神秘而勾引人的符号,直到四年前经过青藏线抵达布达拉宫。那时还残留许多幻想和期望,未来似乎还遥遥无期,有足够的时间挥霍,即使青春已逝。转眼已过而立之年,我知道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或许是一个不太像借口的理由。

请快些,时间到了。许多年前读艾略特的《荒原》时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这句,那时候的生活如荒原,肆意蔓延着荒凉而倔强的生命力,现在的内心则是荒漠,空空如也,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只有真正抵达的时候才能感受如此深刻。不论是风景旖旎的新都桥,还是壮观的怒江大峡谷,或者荒凉的海子山,都不曾让我感动得就此驻足停下,生活让人习惯于一条单行道,年岁让内心沧桑和漠然,这就是成熟,熟了就将烂掉的意思。即使挣扎着貌似走上这样一条岔路,实际上只是一次短暂的放风,看守们发出手语,该回到监牢了。

现在给这个故事划上一个句号,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些铭记在心的地名,如数家珍,那些在路上的同伴,依然音容清晰。或许早可以完成这些游记,不是因为时间的耽搁,而是精神的萎缩。这是一次梦醒的旅途,从此人生按照一种固定的模式走下去,结婚,生子,衰老,直到无以复加。唯一庆幸的是,时间过去这么久还能清楚地记得:至少曾经年轻过,无所畏惧,勇往直前,即使只是一段堂吉诃德式的征程。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