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拉萨

布达拉宫合影

D23 松多-拉萨

天堂往北,一路向西

远方是陌生人的故乡
故乡在遥不可及的远方
越过山脉,淌过河流
天堂往北,一路向西

你是我的天堂
往北,霓虹漫天的丛林
闪亮的眸子夜色弥漫
絮絮低语别离的相思

谁在我的远方
向西,庙塔林立的拉萨
前世无数次呼唤
换不来今生擦肩而过

越过人群,穿透尘世
天堂往北,一路向西

越过群山,你试图寻找的只是一条归去的路。有些记忆总是难以忘怀,甚至不明白为何如此深刻,例如很多时候会想起家乡的午后,甚至鸟群也在酷热的天气里蛰伏的时刻,天空只剩下几只漂浮的风筝。午睡醒来,看着天空,莫名的孤独所环抱,迫切地想碰到一个人,证明世界剩下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源自于内心的孤独感,这并不能在人群里得到慰藉,不在那些已经埋在土里或者继续在异乡活着的人那里,甚至不在自己的心底,因此无法排遣。不论走多远,我想都只是在寻找一条上溯的路,回到那熟悉的生活,回到那日光或者雨水泛滥的时日,即使物是人非。越过色季拉山,还有无数的山脉,越过无数的路人,其实只是想停下来,回眸那逝去的时光,空空如也。

距离拉萨最后一站,闹钟醒来是四点钟,虽然被感冒后的高反折磨,此时精神抖擞,毕竟距离目的地只有最后一程,也是最艰辛的一程。今天的行程超过180公里,也是自成都出发最长的一段,更重要的是今天会翻越川藏线海拔最好的米拉山垭口,对每个车友都是一种挑战,对于感冒未愈,反而有恶化趋势的我而言,更是一道天堑。一般组队骑行都是七点左右出发,只有在松多,大多数车友选择不到五点出发,以争取一天内抵达拉萨。我们起床拾掇好下去,听老板讲已经有车友早早出发了。此刻的松多,除了旅店的灯光,一片寂寥,出检查站之后,很快车友们融入到纯粹的黑暗中。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么纯粹的星空,此刻抬起头,天亮之前,在这接近五千米的海拔的群山深处,遥望漫天星光,是如此纯粹和澄透,有种让人潸然泪下的感觉,距离童年,距离这片星光太过于遥远,以至于忘怀了那些曾经的梦想,在生活的压迫下,长成了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但其实谁的内心不是一片荒芜,踏上这片自虐旅途的车友,谁不是有内心里无法宣泄的焦躁,从而义无反顾地走上这样一条路。此刻在米拉山巅,群山环持的世界屋脊,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激动,却永生难忘。

路上几次想拍几张星空照片,由于摄影技术不达标,调整不好曝光时间。此刻的气温接近零度,虽然套了不少衣服,还是感觉寒气凛人。慢慢地天亮了,队友们又撒欢子冲击米拉山垭口,于是后面只剩下我一个人。随着一队队后发的车友越过我,已经接近五千米海拔,感冒之后愈发感觉到空气的稀薄。冲击米拉山垭口短短的几公里路途,几乎每一百米就要停下来歇息,不过还是坚持不推车。此刻天已大亮,天气稍稍有些阴沉,也无暇看两旁的风景。此刻远远地看到垭口飘扬的经幡,稍稍地放松下来。到最后一段一路骑行上去,再没有休息,抵达之后朋友们已经停留了超过一个小时,一直等我上来合影。取出相机,却因为在下面拍星光的时候调整到手动对焦的模式,忘记切换到自动模式,十几位车友的合影没能对焦,后来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机会再聚齐重拍。跟朋友说让他们先行,我今天可能停留在墨竹林卡,其实内心里给自己的目标是拉萨,只是不想再拖累朋友们的行程,待他们走远之后才出发。

一路的下坡很顺畅,此刻天已晴朗,气温逐渐升起来,到平路段又感觉有些吃力,毕竟海拔还在4500以上,在路旁休息补充了点干粮,经过一个检查站又补充一些水,继续向前。一路优胜劣汰,到了这一段的车友基本体格彪悍,飙车如飞,像我这种体质并不见长,而且感冒在身的实在望尘兴叹,还好到拉萨基本是下坡路段,没有那么难受。这一路是入藏之后人口最密集的一段旅程,不论是车友还是行人,因此也没有那么寂寞,到墨竹林卡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本来想找个地方好好吃顿饭,考虑到要浪费不少时间,最后还是放弃了,在小卖店补充了水和干粮。当时看地图到拉萨还有一百多公里,按照自己这个速度,赶到估计天黑,有那么一刻今晚住在墨竹林卡的念头浮现心头,但一路没有找到合适的旅馆,再就是看着车友们呼啸而过,还是决定坚持到拉萨。

墨竹林卡之后,是一段拉林高速筑路段,稍稍有些难走,接近四点的时候抵达松赞干布的故乡,再次补水和吃了点干粮,此刻距离拉萨还有六十多公里,似乎今天要到拉萨应该是夜深了。但此时海拔已经降低到接近四千米,高反很弱了,最重要的是这一路上的艰辛只为拉萨,突然迸发了那么一股豪气,今晚一定要抵达拉萨。车速慢慢地提升起来,然后维持着对我而言飞飚的二十公里以上的时速,此刻回顾一路,初抵成都的骤雨,雅安的夜晚,新沟的黄昏,泸定的午后,康定的马,折多山的浮云,新都桥的风景,雅江的风雨,红龙清晨的寒意,禾尼的藏民和狗,巴塘阳光灿烂,芒康交汇的车友,理塘无声的愤怒,邦达的草原,八宿的姑娘,然乌湖湛蓝的湖泊,通麦天险的泥泞,鲁朗的飞蛾,八一扬尘漫天的林荫道,工布江达的尼洋河,松多寂寥的梦,此刻只剩拉萨在眼前。车速不断提高,迎着黄昏的光,一路飞奔过达孜,进入拉萨市区。

战斗机哥负责来接我,这是唯一一天没有路上淋雨的旅途,达孜的时候还在这么想。过拉萨大桥的时候一场骤雨给了我热烈的欢迎,还是没有逃离天天淋雨的宿命。战斗机哥已经住了两天,住宿在八角街,经过两天闲逛已经对拉萨本不复杂的街道有些了解。只是入夜之后还是稍稍有些迷糊,中间走错了一段路,但还是顺利抵达了入住的旅馆。从成都出发的八位车友,到现在还剩下五位,随后那位在雅安掉队的车友明天抵达,老军医从鲁朗搭车到拉萨后直飞上海,小湘哥经雅江回长沙,最终聚齐的就这六位。旅店在八角街区内,洗完热水澡,几个人出去打野食,转来转去还是找了间川味火锅,毕竟对于藏餐,还是没能放下成见。吃完饭后去理发,出发前一路鸡窝,每次照相都不敢取下头盔,现在终于能理个短发出去见人。

风雨兼程二十三天行程就此结束,人生还在继续。或许再不会有这样的激情,走在这样的路上,但会永远铭记这一途,一路艰辛的跋涉。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在路上:川藏线,拉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