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松多

中流砥柱

D22 工布江达-松多

卓玛

一朵高原倔强的雪莲花
还是草原娇羞的格桑花
越过漫长深沉的夜晚
你的面容模糊而清晰

临街客栈的火炉旁
窗外呼啸阵阵山风
安静而寒冷的夜里
尼玛远在拉萨更远的地方

那里曾有甜蜜的回忆?
或许未来在这里续写
我们只是一群懵懂的过客
来不及走进故事就会远去

松多,挥别的时候
请帮我吻她,卓玛

故事有结束的时候,日子也有挥霍完的一天。我会以为很快会忘记这一切,正如走过的无数路途,邂逅的那些人和驻留的远方,曾经每一次道别的时候都认为会深刻地铭记,最后却总是轻易地淡忘。因此我会认为这段旅途也注定会成为生命里的沧海一粟,然后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尽管遗忘很多,这段故事却如一颗不经意发芽的种子,在寂寞无边的时光里倔强地生长,疯狂地孳生。也许人生还会有更多的故事,但不是现在,也不会那么深刻。铭记那条道路的时候,我明白并不是那段时光有多么刻骨铭心,而是人生的高潮已过,等待的只有一个结局,不论如何挣扎,也只有归于落寞的那一天,仿佛沼泽,竭力的结果只是更快地沉沦,因为确凿,故事结束了。

离开工布江达是个晴朗的早晨,雪顿节的氛围在城里或者路上洋溢,当初浩浩荡荡的人马只剩下三个人坚持下来,沿着尼洋河蜿蜒,除了我们就是一群群臧民准备他们的节日欢庆。天气晴朗,再加上行程不算紧凑,我们这仅剩下的三人小团队不紧不慢地蜿蜒在缓缓上升的山路上,自鲁朗感冒以来,今天算是最轻松的一天,症状不是太明显,只是体力还是一贯地跟不上。到了最后的时候,队友们也很照顾我,以我的节奏为准,因此骑行轻松了很多。由于雪顿节的缘故,看着一路上盛装的藏民们走在路上,老老少少嬉笑着,也蛮有意思。不过出工布江达不远,远离村寨的地方,一路上除了偶尔路过的汽车,就是一小队一小队的车友,看来大多数和我们一样,在成都或者昆明出发的大集团军基本分解成无数的涓流,淌过干涸的河床,向拉萨进发。

接近中午的时候,一场骤雨敲断了行程,正好遇到一个藏民村庄的小卖店,门前已经有不少自行车驻留,还算及时,身上没有湿透,但感冒未愈,一旦停下来,体温很快降低,不禁打起了寒颤。照顾小卖店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这边上学也是比较随意,大概是父母有事,小孩子暑假在家照顾生意。差不多二十多位车友,接近午饭的点,一会儿便给小店带来了几百块的生意。由于常年和车友们打交道,小孩子也很机灵,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雨水一直停不下来,车友们不断地跑出去看天气,最后稍稍小了点,感觉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便和朋友们再度出发。运气很好,出门不久,天气便逐渐放晴了,然后抵达金达镇,镇子建立在崇山峻岭之间的谷地,但比较开阔,遥看远山,由于相对海拔较高,分外巍峨。午饭已经在小店用泡面解决,朋友看天气不错,奋力向前,毕竟还是需要有人去前面的松多预定床位,我则停下来拍照。随着一队队车友越过,不知不觉已经落到最后。

今天新疆小伙无论如何也要陪着我一起龟速,已经到了最后,大概不希望还有人掉队。自从昨天知道最后两位小伙伴已经搭车去拉萨,后面已经没有人作伴了。两个人骑行在米拉山腰的公路上,大约是接近拉萨,一路上村镇很多,倒是不很孤独,而且雨后初晴,空气也很清新,虽然夹持在山谷中,风景并不是那么销魂,但心情放松,不自觉地又想起明天即将抵达的拉萨。上次一别已经开四年时间,遭遇了很多人,也遗忘了很多。不知道这次会有什么样的邂逅,越到最后反而因为一路的困顿和劳累,只希望一张安稳的床位,好好休息几天。距离松多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朋友来信息,已经在松多订好床位,此时已经到了快四千海拔,右手边的山岭上乌云密布,然后阳光穿透,仿佛镶嵌了金边的黑髦大衣。后来抵达松多的时候才知道那边背后下过暴雨,还好不是在行径的路上,不然荒山野岭,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抵达松多后不久,先去洗澡,然后用老板的洗衣机洗衣服,虽然是盛夏,但海拔4000米的雪水融化的溪流还是很冰凉。晾好衣服,收拾好家当,去街对面的饭店吃饭,坐下来不久,一场冰雹铺天盖地袭来,因为饭店靠近松多的入口,正好看到几个车友狼狈不堪地过来躲避。他们还算是幸运的,相信还有一些路上耽搁比较长的车友,此刻在野外遭遇冰雹,才叫尴尬。依然是川味饭店,还是土豆丝,一路上已经成为信仰的土豆丝陪我们走到最后。吃完饭回到旅馆,老板和他的妹妹坐在火炉旁喝茶,招呼我们过去一起坐坐。看时间还早,于是跟兄妹喝茶随意聊天。到现在还是不习惯酥油茶的味道,要了杯白开水。兄妹们来自拉萨以西的尼玛县,没有问为什么要在这遥远的松多开这么一间小店。卓玛长的还不错,兄妹两的汉语都不是很熟练,聊得不够顺畅。这时还有不少车友陆陆续续抵达,两人不时起身去安顿。问了下车友,都是在野外遭遇冰雹,耽搁不少时间,还好冰雹不算很大,没有伤到人。

回到房间里躺下,感冒后又淋雨,在这四千米的海拔呼吸像拖拉机。这时还有点后怕,据说很多人都是睡着睡着就没醒来,七想八想之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