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工布江达

尼洋河

D22 八一-工布江达

工布江达

工布江达,大谷口的风呼啸
带来了春天,也带走了春天
工布江达,尼洋河畔的明媚少女
迎着夕光守望在草原边缘

她不是等待你我
悄然路过的异乡陌生人
也不是等待牧群
繁衍生息中失却的活力

更不是等待时光
侵蚀她未曾衰老的容颜
看不透那双漆黑的眸子
柔情似水,还是心如死水

穿过星月的夜,我只是一个路人
把故事留给这块凹地,工布江达

在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注定错过一生中最美好的人。川藏线之前跟女友说,回来后结婚,这是一个交换,换取不阻碍我骑行川藏线,也是一个选择,在多年无望的挣扎后,不得不回归生活本身。不论曾有多少关于远方的梦想,也不论走过多少的路途,最终理想屈从于现实,因为孤独还是恐惧或者其它,最终回到娶妻生子老去的路上。但不可否认,川藏线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不太年轻而过于在乎目的,也不过于衰老而缺乏激情,而是恰在人生三十而立的时候,旧的时代冷寂,新的时代开启,交织在复杂的情绪中,走完这段据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公路线。

起床后匆匆整理行囊,同住的很多车友都会停留在八一休整,这里出发可以近距离体验宏伟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出发时有个妹子和我们入伙,她的同伴们都会在八一修整两天,花上八十块钱搭上班车去看大峡谷。至于我们,一方面是没有时间,再就是已经被漫长的旅途,恶劣的天气折磨过后,只想尽快抵达拉萨。吃过早餐,天空又开始飘着细雨,没有人导航,因此走的是正在改造中的老318国道,在泥泞中跋涉许久才找到正途。这时雨势渐大,批好雨衣之后,我已经落在最后,但不一会儿就看到高中生在前面修车,看来他那组装货又出毛病了。战斗机停下来帮他修车,我和他们打过招呼后继续前行,没想到他们就这样结束了川藏线骑行,在八一直接乘车到拉萨。

八一这边海拔低,一路沿河都是杨柳,颇有江南的诗情画意,急着赶路,无暇顾及风景,偶尔停下车来拍照,也是匆匆几张,毕竟今天的目的地工布江达一百余公里的上坡路,而且感冒有加剧的迹象。这一段318国道正在改造,很多路段切割得支离破碎,不过路上居然看到一小伙骑着公路车,不是土豪就是奇葩。早上和前面的大部队离散后,随着零零落落的车友过去,一路上就只剩下我不紧不慢地赶路。这一段算是藏区人口密度较大的地方,因此一路不时有一些车辆,集镇,倒是也不算孤寂。转眼已经走到川藏线的尾巴,偶尔脑海里会浮现拉萨,虽然四年前抵达过,但总有一种陌生的神秘感让我不敢深入地回顾,正如曾经说这是一场对青春回眸的路途,我不想让那些清晰的故事惊醒自己,毕竟已经没有足够的激情让自己再次沉湎。

一路向西,天气逐渐放晴,虽然已经是下午,除了些许的干粮,并没有在沿路的集镇停下来就餐,主要是今天身体状况实在欠佳,我想尽量赶到工布江达和伙伴们汇合,因此尽量想节省点时间,再就是胃口欠佳。直到路上碰到一个卖水果的摊子,在江南水蜜桃司空见惯,在藏区看到大个的水蜜桃还是蛮新鲜的,价钱还算公道,而且吃起来味道还不错,因此一下买了几个放到驼包当干粮。这一段路上后面的车友越来越多,看来大多数早上都在躲雨,而不是都跑前面了。今天的整段行程都是沿着尼洋河,正在修筑中的拉萨到林芝的高速公路很多段跨越在河上,看来这边的地质状况并不是很适合修路,倒是架桥更方便。

路上有碰到一些古堡,这个时间段没什么游客,显得比较冷清,稍稍停留下拍了几种照片,继续前行。随着天气好转,而且这段路海拔不算高,身体算是缓过神来。还是不紧不慢第赶路,但心情好了很多,而且看地图,今天赶到工布江达应该不成问题。转过一个上坡,居然碰到今天加入我们的妹子,看来前面两位狂飙小子没有玲香惜玉,妹子没办法跟上他们的脚步,一路上走走停停想等到后面的人,看到我那感觉就是革命群众找到了领袖,毕竟她早上跟伙伴们分开,今晚还不知道在那里安歇,找到我算是找到大部队。路上碰到一对骑摩托车的情侣,他们找我借水果刀,带了一颗大西瓜,铺上一块油步,几个人席地而坐。两位同样来自湖北,恩施人,自家乡骑摩托车经重庆到成都然后沿着川藏线向西,今晚打算越过工布江达,或许是停歇在松多,或者墨竹林卡。

和他们道别后,和妹子一道慢慢爬坡,和我这种蜗牛一起,连妹子都觉得憋屈。不一会儿前面又不见妹子的影了,一个人随心所欲地挪着,夕阳西下,估摸着工布江达不远了,也不心急,偶尔还停留在河边的树林里搔首弄姿一番。最后一段路况不错,走不多久又碰到焦急的妹子在前面等着,毕竟她算是一个人,面对陌生的工布江达,还等着我带她和大部队汇合。一路前行,帮一个车友换胎修车,等到达工布江达已经快天黑了,朋友在进城前的大桥上等着我们,他们已经安排好住宿,放下行李,大家一起到街上找饭馆吃饭。工布江达靠近拉萨,也是后面高速公路途经的县城,人口较多,街上学生模样的藏族年轻小伙不少。找了家四川饭馆简单地吃过晚饭,回到旅馆洗澡,晚上气温下降很快,感冒又有点加重的迹象,还是赶紧窝着睡觉了事。

拉萨的倒数第三站,只待翻过米拉山,便是布达拉宫主宰的天际线,夜风呼啸,半睡半醒中那些念头又浮现在脑海:为什么要走上川藏线?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