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通麦

丛林小屋

D18 波密-通麦

往通麦的路上

雨水淋漓的清晨
我们在路边挥手道别
墨脱往南,通麦向西
藏南丛林掩住来时的方向

不曾虔信,莲花盛开
不会皈依,菩提树下
我分辨不清,雨水零落
或者时光沉默嘴角的投影

一群遗世的孩子
徘徊尘世的边缘
每一天都是全新的开始
只有死亡,从未遥远而新鲜

往通麦的路上
一个故事寻找迷失的开始

幸福很简单,因此也只适合一颗简单的心。人总是在顿悟中才能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又在时间里遗忘曾经执着的追求。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体味幸福的感觉了,岁月的打磨让人失去敏锐的心思,更加圆滑,麻木和老道,这就是成熟,当你对一切乃至死亡都习以为常,也许就是结束的时候。当初毅然决然走在川藏线上算是一次濒死起搏,对于生活失去了新鲜感,每一天都是如此雷同,让人乏味的时候,去远方,用骑行,在一天天精疲力竭中忘却自己。然而现在却感觉到深深的挫折,明白老去的并不是时间,而是自己的心,既然会厌倦城市里的生活,也一样会厌倦这里的自由,因为厌倦的不是世界,而是自己。

通麦是一个在车友圈里很熟悉的名字,因为川藏线的天险和通麦大桥,处于雅鲁藏布江峡谷地带,海拔不足2000米,注定多雨以及一切雨水有关的抵制灾害,例如洪水,山体滑坡,塌方等等,据说通麦老桥在十几年前的山洪暴发中冲毁,现在的大桥是临时性保障工程,不是很靠谱,去年这个时候发生过桥面垮塌,数人失踪。另外这座大桥也是川藏线唯一不允许拍照的大桥,由手握钢枪的武警把守,颇有那么一股神秘色彩。今天的目的地是通麦,如果体力好的会到排龙,主要看天气,因此不确定是否会跨过通麦大桥。

318国道自波密沿着帕隆藏布江向西北抵达通麦,然后再这里汇入雅鲁藏布江。时值雨季,处于低海拔的波密雨水绵延,昨天在路上淋了一天,晚上在旅馆也是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铁皮顶上,今天起床后看天气状况也不会太好。吃完早餐后大伙松松散散地出发,本来想笨鸟先飞早点走,结果路上碰到车友借用气筒,耽误了一点时间,这一路应该又是形单影只。波密在清末有那么一段故事,主要是本地土王与西藏地方政府以及清政府之间抓放曹的故事,出波密县城不太远,就看到嘎朗王宫遗址,时间所限,和路上大多数风景名胜无缘,匆匆穿过国道旁仿古的城堡,继续往通麦而去。

这一带丛林茂密,雨水时下时停,偶尔有几辆越野车,路过几位车友打个招呼,相当的安静,尤其是国道远离江水的时候,独自骑行其中,有点阴惨惨的感觉,生怕突然从路旁杀出剪径强人。独自穿行在丛林中几个小时,除了半途填了点饼干,无心停下来歇息,由于缺乏参照物,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只是一味低头猛干,这是川藏线以来最提心吊胆的一段,还好没有发生意外,没有拦路的强人,也没有爆胎,当然风景也没心思去瞧,直到快到通麦附近,这里帕隆藏布江较然乌段汹涌很多,由于国道依山傍江,视野开阔,心情放松很多,不过还没来得及高兴,车已经跨进通麦天险的泥泞中。

和小儿科的新沟路段比起来,通麦路段因为山体滑坡更加泥泞和危险,还好今晚我们住在通麦小镇,不用在大雨滂沱之下深入天险。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